[MS]情書


初秋承接著夏末的餘熱,窒悶的空氣裡夾帶了城市特有的潮濕。

似灰非灰的天空看起來好像要下雨了,這幾天都是這樣,明明是陰天卻還熱的不行。不知道什麼時候水分子才會重到足夠下一場雨沖散夏季遺留的悶熱。

 

肌膚因汗水而黏膩,他闔上素描本,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自額角滑落的汗。

午後的風有秋天的涼意,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清楚地感覺到在氣候變遷的現在,還有所謂的四季存在。

 

放學後的操場總是特別的熱鬧。

校隊和社團活動佔據了不少空間,還有校外的老人帶著年紀尚小的孫子來散步。沒有被留下來做課後輔導的他坐在操場邊的台階上看著田徑隊練習,順便畫點動態素描。

但其實他是在等人。

他等待的那個人在對面的球場上奔馳,白色的制服襯衫留在他的書包上,那個人穿著印有卡通圖案的T-shirt。

 

有夠蠢,都多大的人了穿什麼妖怪手錶。

暗地嫌棄著對方的孩子氣,他似乎也忘了自己手上戴著的手錶是不久前新出的海綿寶寶聯名款。

 

把素描本放進書包的時候他看見難得被他帶回家的數學課本,裡面還夾著東西。

 

他今天從學妹那裡收到情書。

不二良一直在他旁邊起鬨,要他打開來看看裡面寫了什麼。

 

“才不要,我幹嘛要在你面前拆?”他說。

 

“嘖,小氣。”不二良撇撇嘴,繼續躲在畫板後面看漫畫。

 

沒有拆開信,他把那封信夾在數學課本裡收進書包。

 

“聽說學長跟怪獸學長是好朋友...可以麻煩你幫我轉交給他嗎?”

 

雖然害羞的學妹很可愛,但是他才不是郵差勒!轉交情書這種事情門都沒有。從學妹發顫的手裡接過帶著少女氣息的粉色信封,他笑著說沒問題。

 

教室裡的電風扇吹不走殘餘的暑氣,老舊的冷氣發出抱怨似的運轉聲。他心不在焉的上著課,心裡惦念著數學課本裡的那封信,想著放學後要怎麼拿給好友。

 

他是很不想幫忙送這種東西,可這畢竟乘載了學妹對怪獸的心意,他要是就這樣丟了好像會下地獄。

不行,他可是要上天堂嘲笑地上這些過得庸庸碌碌的人們的人,才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失去排隊資格。

 

從放學在穿堂碰面的時候他就想拿給對方了,可是一直到他們走到操場、放下書包,他都沒有從書包裡把信拿給好友。

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對方看到情書的反應,如果是和平常沒兩樣就算了,要是他拿出手機開心的加了學妹留在信封上的line,這會讓他想搶走對方的手機往地上摔。

 

陰鬱的天空和揮之不去的熱度疊加起來是雙倍鬱悶,想念起教室吵死人還會滴水的老舊冷氣,因為情書的關係今天還沒在課堂上睡覺的他忽然有些睏意。

 

等到溫尚翊和朋友們比完賽,坐在台階上的他早就趴在膝蓋上睡著了。

 

他拍了拍陳信宏的肩膀,“阿信?起床囉,可以回家了。

 

看見對方一臉迷茫的抬起頭,溫尚翊慶幸還好陳信宏現在只是小歇而已,不然真的就跟睡死了沒兩樣,有夠難叫。

 

下了公車,在往溫尚翊家的路上,陳信宏叫住走在前面的人,從書包翻出被他夾在課本裡的信:“喏,給你的。”

 

溫尚翊狐疑的看著對方手上的粉色信封:“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三八?還粉紅色信封?”

 

“幹,學妹給的啦!”

 

“哦,拍謝捏我不收。”

 

“哪有人這樣啦收一下會少一塊肉逆!”

 

“做人要遵守原則,我只收喜歡的人的情書。”

 

“切,假掰。”他撇嘴,“那你自己拿去還她。”

 

“挖謀愛。”溫尚翊扯著書包的肩帶,哼了聲。

 

“靠杯溫尚翊你很機車欸!”

 

“誰叫你要隨便答應這種事,拎北沒對你生氣已經算客氣了。”

 

“我是怕你空虛寂寞覺得冷欸什麼隨便!”硬是把信封塞到對方手裡,不明白為何好友突然板起臉,他的語氣也跟著冷了下來。“好歹學妹也花了心思寫這封信給你,至少收下吧?”

 

“陳信宏,”抽走陳信宏手裡的信往一旁扔,溫尚翊扯住對方的衣領讓他與自己對視,一字一句地說:“我不知道你是真不懂還假不懂啦,反正拎北只收我眼裡這個人寫的情書,不要再拿其他人寫的給我了,我真的會生氣。”

 

被放開的衣領還留著溫尚翊手裡的溫度,陳信宏張了張嘴,最後只擠出一句:“好。”

 

 

天邊響起一陣雷鳴,公園裡的燕子低低的飛著,然後終於,這個城市,下起雨了。

评论(4)
热度(32)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