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暗湧02

01

我有預感下篇也寫不完。

-

這幾天的陳信宏很聽話。

不用再四處找人讓他省了不少力氣是沒錯,可是溫尚翊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單純。滿腦子都是鬼點子的小鬼頭應該是在策畫什麼整他的事,所以才這麼安分。

 

讓他懷疑其中有鬼的主因是向來除了和他對嗆之外沒別的話能說的陳信宏居然乖巧得就連看到他都會打招呼。

 

拜託,這太反常了好嗎?

跟他說陳信宏被人下降頭他都信,真的。

 

“小鬼,你吃錯藥?”

 

盯著坐在對面沙發上看書的陳信宏看了許久,溫尚翊問。

正常來說這時候對面的人應該會抬頭跟他說你看什麼看才對,可是他什麼都沒有說,一直低頭看他的書,有夠奇怪。

 

沉浸在書中的人沒有抬頭看他,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你才有病。”

 

對嘛,這樣才正常。

他終於知道這幾天讓他覺得混身不對勁的原因在哪了:這小鬼沒找他吵架。

 

被陳信宏嗆了一句的溫尚翊心情好得不得了,這樣的好心情從早上一直維持到晚上回到住處都還沒消失。

很久沒看到表哥滿面春風還能哼歌的黃士杰忍不住看了下窗外。喔,看起來還滿正常的,應該不是世界末日。

 

“哥,你今天怎麼這麼開心?明天放假?”

 

“放你個頭啦放假!”捲起手上的雜誌往黃士杰頭上敲,溫尚翊嘴上雖然在罵人,但臉上的笑容卻沒有消失。

 

幹你娘嚇死人!黃士杰揉揉被敲痛的地方,媽的農曆七月還沒過半他親愛的表哥就被煞到了嗎?幹幹幹他早就覺得劉諺明那個守財奴幫他們安排的公寓很詭異了,說什麼低價出租還包水包瓦斯,幹最好是會有人沒事把租金壓這麼低還包這些有的沒的,他在簽約之前就跟劉諺明說這間絕對有問題,王八蛋劉諺明堅持要簽這間還跟他說不爽就自己花錢去租別間,看在租金能報公帳的份上他還是咬著牙答應了。

這下好啦現在溫尚翊竟然被拍咪呀(髒東西)跟上,回去的時候他一定要向劉諺明討精神賠償!

 

用手機發訊息回報進度的溫尚翊餘光瞄到一臉便秘的黃士杰一直用奇怪的表情看著他,看得他不是很舒服。

“黃士杰哩勒衝啥(你在幹嘛),想上廁所就去啊!”

 

“...你真的是我哥嗎?”

 

“哩系中猴喔(你是中邪喔)?”他翻白眼。

 

“謀啊(沒啊),我看你笑成這樣覺得很奇怪。”

 

“怎樣奇怪?”溫尚翊摸摸自己的臉。“很正常啊,是哪裡奇怪?”

 

“滿面春風啊,安納,今仔日企璀修價喔(怎樣,今天去找小姐)?”

 

“找什麼小姐?光是顧著陳家少爺一整天就去了是要找什麼小姐!”說到這個溫尚翊就有氣,黃士杰平常晚上沒事就跑去女朋友那裏過夜,完全沒在關心自己可憐的表哥有沒有人陪。

 

“啊謀系安抓(不然是怎樣)?”

 

想到早上陳信宏嗆他的景象,溫尚翊的嘴角又忍不住向上提了幾度。

 

“謀啦(沒啦)!”他說。

 

幹,一定有鬼!

溫尚翊那欲蓋彌彰的反應讓他不自覺往其他地方多想。

搖搖頭,黃士杰努力把心裡那可怕的猜想忘掉;溫尚翊是聰明的,他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他相信雖然身高不高但智商還行的表哥絕對不會是像他想的那樣。

 

-

 

宅邸外的世界很不平靜。

陳信宏被下令不准往外面去,他像犯人一樣被關在偌大的屋子裡,一整天下來除了他之外幾乎沒有人待在這裡。不像之前那樣,就算溫尚翊不在他身邊也還有其他的人在。

 

最近瑪莎哥從外面回來的時候身上都會帶著彈藥的味道。

聽說怪獸哥...對,陳信宏終於肯開口叫溫尚翊哥而不是那傢伙;聽說怪獸哥被家裡的老頭派去碼頭盯哨,暫時顧不了他。

唔,少了一個人整天在他耳邊碎碎念好像有點不太適應。

 

“所以你待在家裡不要隨便往外跑,要吃什麼跟我說就好。”嘴裡咬著紗布的蔡昇晏含糊地說。

他的手不小心被人劃了一刀,還好傷口並不深不至於要縫針。拿起一旁的酒精往傷口上倒,他皺著眉把紗布蓋上去,接著用繃帶把紗布一圈一圈的纏住、固定。

 

看著蔡昇晏粗暴的包紮方式,陳信宏很想問外面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最近大家都不見了,但又不知道能不能問。從小老頭就告訴他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他沒有交代手下們要讓他知道,他就不能問。所以他只能觀察,偷偷地躲在門板後面偷聽他們在說什麼。

 

他已經十七歲了,不是小孩子了,可是臭老頭就是不肯多告訴他一點關於道上的事。

 

蔡昇晏包紮完後又替自己開了罐啤酒,這才注意到陳信宏欲言又止的樣子,“你是不是想問最近的事?”他問。

 

被猜中心思的人愣了下,然後點點頭。

 

看陳信宏一副明明很想問卻又不敢問的可憐模樣,蔡昇晏嘆了口氣,說:“算了,反正老頭也沒有特別交代不能讓你知道。”

 

本來看似情緒低落的青少年猛地抬頭看著他,一雙眼睛閃著光芒。

 

幹...又被騙了。

一時之間忘記面前的人是最擅長用苦肉計的天才,蔡昇晏在心裡暗罵自己白癡。

 

“隔壁組的人又跑來堂口鬧,這次還拉上石家幫那些人。”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蔡昇晏覺得不管吞多少顆止痛藥都治不好他的偏頭痛。“還有過幾天要出海的那批貨,不知道哪個王八蛋走漏消息害我們被條子盯上!”

 

“所以怪獸哥這幾天才會不在喔...”陳信宏的音量不大,卻足以讓身邊的蔡昇晏聽得一清二楚。

 

“欸陳信宏,”他皺了皺眉,說出他這幾個月以來觀察所得出的結論:“你是不是太在意溫尚翊了?”

 

“我?”陳信宏瞪大眼,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才沒有勒怎麼可能啦我超討厭他欸瑪莎哥你忘了喔?”

 

我是沒有忘,但是你那沒有斷句的話聽起來就很像有什麼。看著陳信宏有趣的反應,蔡昇晏這一整天下來的煩悶稍稍退去了一些。

雖然他總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去看待這件事,但是近來這兩個人之間的氛圍越來越奇怪,讓本來只覺得陳信宏是遇到剋星的他不禁往另一個方向猜想。

陳信宏年紀還小,而且整天都被看得緊緊的也沒出去見過什麼世面,別說世面了說不定連女朋友都沒有交過。雖說他在學校當過班聯會主席,可是這也只僅限於學校,離開學校以後的世界是陳信宏不熟悉的。

 

蔡昇晏不明白為何老頭要如此保護陳信宏,好歹他也是往後要接手組裡事務的少主。老頭這麼做不僅剝奪了他接觸外界的權利,也增加了他一個人外出的風險。

 

所以看陳信宏沒自覺的一天天越陷越深,他難免會擔心。畢竟在這個充滿心機和算計的世界,就算是自己所熟悉的人也不見得能夠相信。

 

-

 

在客廳和蔡昇晏討論事情的溫尚翊瞥見陳信宏從二樓走下來,現在接近凌晨兩點半,距離陳信宏的就寢時間過了幾個小時,平常一碰到床就睡得誰也叫不醒的人反常的在這時間還醒著,不知道是吃了什麼。

 

溫尚翊看向蔡昇晏,在他待在碼頭的時候最常碰到陳信宏的人就是蔡昇晏。

...說不定這人又隨便塞什麼奇怪的東西給陳信宏吃了...

他危險的瞇起眼。

 

“謀,哇謀(不,我沒有)。”蔡昇晏搖頭。“只有我剛才跟你說的那樣。”

 

看來蔡昇晏只買了鹽酥雞回來給他當消夜而已,溫尚翊轉頭看著朝冰箱走去的陳信宏:“哩睏袂企喔(你睡不著喔)?”

 

陳信宏朝溫尚翊看了一眼,打開冰箱尋找他要的可樂。

 

好啊,這麼多天沒看到這小鬼,居然連回話都不肯了。

溫尚翊早就習慣陳信宏對他不冷不熱的態度,看陳信宏似乎沒打算理他,他便繼續和蔡昇晏討論剛才說到一半的事。

 

另一邊的陳信宏不是很開心。

快一個禮拜沒看到的溫尚翊突然回來,他以為對方會和之前一樣先去看他有沒有好好待著,沒想到溫尚翊什麼也沒說也沒去找他,而是在客廳和蔡昇晏他們講碼頭那批貨後續要怎麼處理的事。

 

他知道組裡的事情無庸置疑一定優先於他,但不知為何心裡就是覺得很不舒服。

 

...怪獸哥的臉上好像有瘀青欸...眼角還貼了透氣膠帶...他身高已經不高了,如果連加分用的臉都破相了怎麼辦啊?

 

不對啊,他為什麼要想這些?

 

搖搖頭,陳信宏把下午蔡昇晏買回來的可樂拿出來準備帶回房間。

 

他一轉身,溫尚翊就在他面前。

 

指著他手上的可樂,溫尚翊笑道:“刷完牙了喝這個不好吧?”

 

“乾你屁事。”像做壞事被發現的孩子,陳信宏下意識把拿著可樂的手藏到身後。

 

“是不關我的事啦,小孩子這麼晚還不睡系欲衝啥(是要幹嘛)?”

 

“這更不關你的事好嗎大叔!”陳信宏狠狠地瞪了溫尚翊一眼,快步走上樓。

 

幹他把誰當小孩啊!不過大他個幾歲就暢秋(囂張),有一天他也會長大好嗎!

 

 

“伊系安納(他是怎樣)?”突然被吼的溫尚翊一臉莫名其妙看向蔡昇晏。“你買回來的鹽酥雞裡摻炸藥?”

 

蔡昇晏聳聳肩,“你知道什麼是少年維特的煩惱嗎?”

 

“三小?拎北也有黑龍飢餓的困擾啊!”

 

“...靠杯哩系咧工三小!被罵剛好啦你!”蔡昇晏邊說邊翻白眼。

评论(20)
热度(27)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