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Heart made up on you 04

被餵了糖有了靈感於是撿起來繼續寫

下一篇依舊不知道在哪裡。


01 02 03


-

想要看見你的夢

 

11

『你今天好嗎?』

 

從來不在化學課上認真聽講的陳信宏翻開沒寫過半個化學式的筆記本,低頭在畫了人像的頁面空白處寫下開頭。

 

雖說從未抬頭看過黑板半次,但這認真書寫什麼的模樣加上高個子的他又坐在最後一排,任課老師也鮮少去關注學生在做什麼,只當陳信宏是在寫題,並沒有多想。

 

『接近期末考的課堂依舊無聊,不知道素來勤奮向學的你有沒有被仲夏微熱的暑氣和教室裡電扇相同頻率的運轉聲給干擾而覺得昏昏欲睡?』

 

寫完這句,陳信宏左手支著下巴轉頭看向窗外。

 

不出意外什麼都看不見,走廊外頭的女兒牆將他目光所及之處全都遮擋住。只有下課時他才能靠在那道牆上往樓下的教室看,看他想了一整節課的少年是不是又在和朋友打鬧了,還是在其他人的邀約下利用僅僅十分鐘的下課時間跑去操場打球。

 

可現在距離下課時間還有將近半個小時,他只能靠著想像來猜測這節課的少年在做什麼。於是他收回目光,停下轉筆的動作,又繼續寫道:

 

『黑板上的化學式總讓人感到疑惑並且腦袋發疼,像每次段考發回來的試卷右上角寫的分數一樣。

 

為什麼呢?你會不會也有這樣的疑問?

我們汲汲營營地學習這些往後壓根用不上的東西究竟是為了什麼?

 

如此細心去研究化學溶液的氧化還原是為了什麼?

總不是將那名為過錳酸鉀的強氧化劑拿來當作告白的話語,說我希望和你之間的感情需要這強氧化劑的催化吧?

 

感覺有點好笑,對吧?』

 

陳信宏停下筆,原子筆蓋著筆帽的尾端抵著下巴。似是想到什麼,他又笑著低頭寫道:

 

『或許愛情就是兩種不相容的物質產生的劇烈化學反應,而身為完全不同的兩個個體的我們,是否也能擦撞出絢爛的火花呢?

 

嘿。

我想這麼對你說。

 

不用那艱深晦澀的化學名詞,直白地、不拐彎抹角,單單只用最簡單的詞句告訴你。

 

嘿。

你知不知道,有一種感情是會隨著時間慢慢遞增而不減少的?

 

是送情書給你的女生們包裝在精緻信封下的,是我想說卻開不了口的,是比昨天更多一點、比明天要少一點的,在一分一秒流逝的時間裡一點一點增加的,喜歡。

 

嘿。

我想鼓起勇氣對你說。

 

今天的你好嗎?』

 

陳信宏看著自己洋洋灑灑寫下的文字,被矯情的自己給激得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這東西不能被蔡昇晏那個畜生看到,不然他鐵定又要被那畜生給嘲笑。在下課鐘響起的同時他將筆記本夾在化學課本裡收進抽屜,趴在桌上補昨晚又通宵玩遊戲的眠。

 

12

想要夢到一個人很簡單嗎?

 

答案是不確定的。陳信宏如此想著。

 

若是說夢就能夢到的話為何至今他夢到少年的次數屈指可數?說什麼潛意識裡想著什麼就會夢到什麼的話大概也是因人而異吧?

 

反正這言論用在他身上準確的機率和他對發票中獎的機率一樣,非常低。只能說隨機取樣所得的結果只適用於絕大部分人身上,偏偏他並不是隸屬於絕大部分那個區塊的人。

 

“每天熬夜的人想做什麼夢?”蔡昇晏咬著吸管,也不管被他這番蹂躪之後的吸管還能不能順利的將飲料吸上來。不屑的說:“不是我要說你,升上高二之後幾乎每天都遲到就不怕操行成績被扣光?”

 

埋首於漢堡裡大快朵頤的陳信宏抬眼看向蔡昇晏,將嘴裡的食物吞下後擦了擦嘴角沾上的美乃滋,才說:“安啦!糾察隊的本子上從來沒有我的名字。”

 

“...厚顏無恥就是說你這種人。”

 

“您過獎了。”

 

“不會,我這人很懂得拿捏分寸。”

 

不想繼續和蔡昇晏進行這段沒有意義的對話,陳信宏放下吃了一半的漢堡,吸了一口可樂之後將目標轉移到薯條上。

 

“喂陳信宏。”

 

“幹嘛?”

 

蔡昇晏伸出食指指向陳信宏身後,笑容賤得讓他想把手裡的可樂往那張臉上潑。

 

蔡昇晏說:你看,你的學弟今天沒和他的小夥伴在一起。

 

陳信宏順著蔡昇晏所指的方向看過去,蔡昇晏口中的學弟和他沒見過的學妹坐在被裝飾用的假植物隔開的沙發座位,桌前擺了餐點還沒動過的餐盤和攤開的課本。

 

他回過頭繼續面對有些溫涼的薯條,想著這薯條怎麼越吃越沒味道,他點餐時明明沒要求店員要去鹽。

 

坐在陳信宏對面的蔡昇晏默默觀察陳信宏這一系列的舉動,支著下巴的手掩著嘴突然笑了起來。

 

“我之前是不是說過愛要大聲說?”在陳信宏疑惑的目光下蔡昇晏換上人生導師的口吻,恨鐵不成鋼地說:“你就算開不了口至少也提起勇氣去交個朋友吧!什麼都不做他就會自己來找你嗎?喂陳信宏,機會是自己爭取來的你有沒有聽過?”

 

陳信宏皺眉,“我是要爭取什麼機會啦!”

 

“為自己爭取一個待在他身邊的機會對你來說有那麼難嗎?這已經是最後一個學期了,你還想默默的看他看多久?”

 

陳信宏瞪著蔡昇晏看了半晌,最後垂下眼,小聲地說:“...不關你的事。”

 

蔡昇晏一口氣喝光杯裡的奶茶,端著餐盤站起來,鄙夷地看著陳信宏,“是不關我的事,我只是怕你後悔。”

 

看蔡昇晏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另一頭,陳信宏向後靠著椅背煩躁地捏了捏自己的後頸。

 

13

嘿。

今天的你好嗎?

 

夏天的麥當勞對懼怕外頭陽光和幾乎將人原地蒸發的熱氣的我來說,是帶我遠離炎熱地獄的救贖。

在這救贖一樣的地方遇見的你,也能一併歸類在裡面嗎?

 

和你之間僅僅數公尺的距離卻感覺像隔了數萬光年,也許菜花說的沒有錯,我得自己去爭取待在你身邊的機會。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鼓起了勇氣走向你,你能不能,

 

能不能、偶爾也出現在我的夢裡呢?



-tbc-

评论(4)
热度(18)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