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妹]比昨天更多一點

#ooc

#時間線在去年洲際賽

#偷了戀愛中的詩人的句子假裝自己也會寫駝妹談戀愛( ¯•ω•¯ )


BGM:Panini-Lovely day


-

台灣的夏日夜晚依舊潮濕且悶熱,本就不大耐熱的兩人跟著夜市的人潮緩慢的向前走。金赫奎拿著風扇邊吹邊喊熱,問田野為什麼不待在飯店裡叫外賣就好,自己出來多熱啊這樣的氣溫簡直不讓人活。

 

田野轉頭看著眉毛都變成八字型的可憐羊駝,對方那委屈巴巴的語氣逗笑了因為悶熱的氣溫而感到有些躁鬱的他,本來想兇他的,說出來的話卻成了這樣:“我想和你一起嘛,你看,難得我們能一起逛夜市。”

 

金赫奎摸摸他的頭,放下來的手順勢牽起他的。剛才還委屈著的人突然就露出了笑容,軟軟的聲音喚著他的名字:“iko...”

 

“왜?”(幹嘛)

 

“진짜 좋아해요.”(我真的很喜歡你)

 

“...你這人怎麼回韓國之後說起這些話都不覺得害臊了...”

 

“really .”一點也不害臊的金赫奎朝田野笑成四條眉毛的羊駝,然後快速地在他臉頰上親了下。“really like you .”

 

田野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手裡的飲料差點掉在地上。看了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到金赫奎剛才做了什麼之後,田野拿起手邊唯一能降溫的飲料杯貼著臉頰,冰塊還未全部融化的塑膠杯上凝滿了水珠,弄得他一邊臉頰全是濕的。

降溫不成反倒被洗了臉,田野瞪了眼身旁一副看好戲模樣的金赫奎。

 

“just like?”他問。

 

金赫奎最常對他說的除了喜歡就是可愛,鮮少有說愛他的時候,應該說幾乎沒有。雖說平時不愛說這些話的田野沒資格說金赫奎什麼,但他就想知道這隻羊駝對他喜歡的程度有沒有多到能夠稱作是愛。

 

如果一份喜歡的感情能維持三年不改變的話,那是不是也足夠昇華成愛情了?說不上我究竟是喜歡你哪一點,也許是你出色的操作也許是你一直以來對於冠軍的執著,也許是和賽場上的凶狠不同,特別軟萌的那一面,也許是在所有人面前總是軟著聲音撒嬌表現得像個弟弟的你,只在我面前像個能依靠的哥哥。

也或許田野就是只喜歡金赫奎這個人,無關其他。

 

我喜歡你,不為別的,只因為你是你。

 

在人群中卡了許久,見前面的人似乎沒有要繼續移動的意思,金赫奎拉著田野拐進旁邊的小巷子裡,這裡的攤販較先前的大馬路要少,也沒有什麼人。

 

不知道金赫奎為什麼突然往另一邊走的田野正想開口問,金赫奎卻早他一步開了口:“너는(你呢)?I never heard you say .”

 

田野臉一紅想說你這人怎麼這樣自己不想說還要讓別人先說,哪有這麼奸詐的。他張嘴,我我我的說了老半天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最後挫敗的垂著頭,說:“...這話怎麼就這麼難說出口呢?”

 

田野咬著下唇,瞪著地板腹誹我野神怎麼會慫成這樣連一句我很愛很愛你都說不出口,鏡片後的雙眼濕漉漉的。這副模樣在金赫奎眼裡看來甚是可愛,忍不住就將人拉進懷裡抱著。

 

少年髮上傳來飯店統一附上的洗髮精香氣,和自己一樣的玫瑰味,金赫奎想起昨天宋京浩在浴室裡大聲地抱怨用了這個味道的洗髮精要他怎麼去見韓王浩。京浩哥真的是個智障呢,他想,能和喜歡的人有同樣的味道不是很幸福的事嗎?

 

至少現在的他是這樣。

 

“괜찮아 괜찮아(沒關係),iko .”收緊了手臂將懷裡的人牢牢地抱著,金赫奎安慰似的摸摸田野的後腦勺。“i can say ,again and again .”

 

“사랑해.(我愛你)”他說,“진짜 사랑해.(真的很愛你)”

 

田野抓緊了金赫奎背後的衣服,靠在他肩上聞著自己熟悉的味道,即使在夏天這麼做真的很熱他也不想放開。

下一次見面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他只想在分開之前再多感受一下金赫奎的擁抱和溫度,然後好好地將這個擁抱收進心裡那個以金赫奎為名的盒子裡,好讓自己不要忘記在盛夏悶熱的夜晚,21歲的金赫奎給他的擁抱是這樣溫柔又帶著些微的獨佔欲,教他捨不得放開。

 

“金赫奎你聽好了,我不說第二次。”田野低下頭,額頭抵在金赫奎肩膀上,小聲地說:“혁규야 사랑해.”

 

分開之後我會很想、很想你,每一天的想念都會比前一天更多一點,直到再一次見到你。

 

愛是個漫長的旅途,他們的距離造就每日重複的問候,也可能在無形中拉長了上海和首爾之間的航程。於是每一次的見面都顯得珍貴,每見你一次都覺得我好像又更愛你一點。

 

 

-fin-

评论(2)
热度(37)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