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妹]Ghost 03

#ooc

寫文不起大綱就會寫不完可我從來沒學會教訓_(┐「ε:)_

再兩章, 再兩章就結束這辣眼睛的東西了_(:3 」∠ )_

01 02

-

韓王浩曾經問過田野,你誰不喜歡為什麼偏偏要喜歡金赫奎?

 

田野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綻開彷彿浸潤在蜂蜜罐裡的、帶著絲絲甜意的笑容。

 

“沒有為什麼,因為他是金赫奎呀!”

 

所以我喜歡他,也只會喜歡他。

 

-

畢業典禮前一天的最後一堂課是他和韓王浩一起修的通識。

 

教授是不喜歡收電子檔的人,只收打印出來的紙本報告。

金赫奎的報告早就寫好也印出來了,但就是不想也提不起勁去上課。於是這一拖再拖,拖到他的缺課時數即將到達預警線,他還是不想去上課。

 

反正該修的學分數都修滿了,他根本不在意這些課不去上會不會被當。

 

而且這堂課本來是宋京浩選來要和韓王浩一起上的,後來因為和要重修的體育衝堂才含淚讓給當時連學期基本學分都沒湊到的他。

 

金赫奎看到課程名稱時還小小的吐槽了宋京浩一下。

 

“哥,你們兩個男生修什麼情愛溝通?又不是情侶。”

 

“關你什麼事?”宋京浩掄起拳頭作勢要打他:“你又知道我和王浩不是情侶?”

 

“不是吧哥...”

 

“就是這樣啊金赫奎,所以好好珍惜哥哥我好不容易搶到的課啊,這堂課可是很搶手的。”

 

他盯著花瓶裡枯萎的玫瑰,手臂下面墊著的是早已打印好的報告。

 

最後一片花瓣在花萼上搖搖欲墜,他伸出手指壓了壓失去水分了無生氣的花瓣,看著脆弱的花瓣落在書桌上。

 

“好像該去上課了呢。”他喃喃。

 

韓王浩沒告訴他畢業典禮前一週不上課,走進教室他只看到趴在講台上睡著的少年。

 

他伸手打算搖醒似乎正徜徉在美好夢境裡的少年,隨後又收回手。他在講台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趴在桌上看著講台上的少年。

 

他好像很久沒有看到他了。

 

不到半學期的課程裡他大半的時間都花在台上熟睡的少年身上,幾乎沒什麼在聽課,報告也是在韓王浩的救急之下勉強趕出來的。

 

“喂,你倒是說說看為什麼啊。”

為什麼我會忍不住想看看你在做什麼、想抬頭看下一秒你是不是也會看著我;為什麼一想到讓你每個禮拜都在教室外面等待的人不是我,我竟然感到煩躁?

 

你倒是說說看啊,為什麼我這麼在意你啊?

 

“因為...喜歡你啊...”

 

少年的夢囈清晰的傳到他耳裡。

 

“...金赫奎...”

 

他猛地從座位上站起。

仍舊睡得安穩的少年收緊了抱著外套當枕頭的手臂,他這才注意到少年手裡那枝如火般豔紅的玫瑰。

 

心臟從來沒有跳動得如此失控。

他看著對他的激動一點反應也沒有的少年,右手不自覺地放在左胸口上。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

少年看他的眼神比誰都熾熱,似有說不盡的千言萬語一般,讓他不注意到也難。

 

“田野。”

 

他輕聲喚著少年的名字。

 

嘿,睜開眼,看看我。

看看我。

 

你會看到我眼裡的那個人。

偷偷告訴你,那是我將要喜歡上的人。

 

-

金赫奎發現自他帶具晟彬回住處的那天起,家裡的鬼就像消失了一樣,沒有再出現過。

 

他滿懷憂愁的按著宋京浩家的門鈴。

 

宋京浩和韓王浩這次的冷戰持續的有點久,發訊息沒人回打電話沒人接的宋京浩滿臉頹廢的開門迎接金赫奎。

 

“那鬼不鬧了。”

 

金赫奎有些憂傷地說。

 

“幹,你這小子他媽的發什麼神經?”宋京浩抄起沙發上的抱枕扔了過去,“鬧鬼你來找我,不鬧鬼的時候你也找我,要是再鬧鬼你就把田野找回來啊,你不是覺得他辟邪嗎!”

 

“田野怕鬼你不知道?”金赫奎用力把抱枕扔回去。

 

“...真不知道你倆分什麽手。”

 

“我也不知道你和王浩在冷戰什麼。”

 

宋京浩假裝沒聽到對方那句話,看著金赫奎身後的電視,說:“喂金赫奎,你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那間房子會在田野離開之後突然鬧鬼嗎?”

 

“哥你什麼意思?”

 

沒有回答金赫奎的問題,宋京浩拿起放在桌上的遙控器關上電視,在金赫奎疑惑的目光下解釋:“現在的新聞實在沒營養,連論壇上的發文都能拿來報。”

 

“是嗎?”金赫奎從便利商店的袋子裡翻出一罐啤酒丟給宋京浩。

 

“幹嘛,今天又想來個不醉不歸?你上次不是才倒在路邊被巡邏的警察撿到嗎?”

 

金赫奎敲了敲桌上的果汁。“我今天喝這個...唔!”

 

說著說著,金赫奎突然伸手按著太陽穴,眉頭皺得死緊。

從外套口袋裡掏出藥盒,金赫奎從中拿了顆白色的藥片就著面前的果汁吞了下去。

 

宋京浩似乎見怪不怪,並沒有出聲告訴他吃藥配果汁不是件好事。只是問了句:“你的偏頭痛還沒好嗎?”

 

算起來金赫奎這毛病應該有好一陣子了,看了好幾次醫生也找不出原因,整天跑醫院浪費時間也不是辦法,於是只好買成藥將就著吃。

 

“這要怎麼樣才會好啊...”金赫奎仍是皺著眉,看來藥效還要再一下才會作用。

 

“醫生還是查不出原因嗎?”

 

“早就不去看醫生了,每次去都像在浪費我的時間,開的藥也沒有成藥有用。”金赫奎向前倒在桌上,閉起眼睛。“啊...真的好累。”

 

“你一直吃成藥頭痛也不會好。”

 

“至少不會那麼痛。”

 

拿面前固執的人沒辦法,宋京浩搖頭。

 

以前還有個老媽子一樣的田野會照顧這個連自己都顧不好的廢物,現在沒了,這人又開始過著人前不當人在人後也不把自己當人的生活。

 

“欸金赫奎。”像是想到了什麼,宋京浩突然開口。

 

“幹嘛?”

 

“你會不會是被鬼魂纏上了啊,不然頭痛怎麼會都找不到原因?”

 

金赫奎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宋京浩:“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你不是說他不鬧了嗎?說不定就是跑到你身上了啊。”宋京浩說:“泰國那部鬼片叫什麼去了...鬼影,鬼影你看過吧?就是最後一幕女鬼坐在男主角身上的那個。”

 

“...我不看那個嚇自己的。”金赫奎把喝空了的杯子推到宋京浩面前。

 

“你做什麼?要喝自己去裝。”

 

“我頭痛!”

 

“頭痛你還跟人喝什麼果汁!”

 

嘴上抱怨歸抱怨,宋京浩還是拿著杯子進廚房替金赫奎倒飲料。

這真的是看他可憐啊真的!要不是看在他頭痛的份上他是絕對不會幫他做任何事情的!宋京浩邊扭開瓶蓋邊替自己找起藉口。

 

而另一邊的金赫奎在宋京浩離開之後低聲地說了句:“要是他也像那部電影一樣會纏著我就好了。”

 

隔天剛好是休假日,宋京浩沒有像之前那樣急著把人趕走,於是兩人又開了電視看了會球賽轉播。

 

直到時間越來越晚,宋京浩才意識到金赫奎似乎沒有想要回家的意思。

 

“你不回去?”看了下時間,宋京浩拿了瓶啤酒拉開易開罐的拉環,問。

 

“嗯。”金赫奎點點頭,“沒意思。”

-tbc-

评论(8)
热度(24)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