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妹]Ghost 01

#ooc

想試試看平常不會寫的東西


-

這屋子鬧鬼。

 

金赫奎是這麼告訴宋京浩的。

 

但宋京浩不信。眼前的人膽子小到連一個人走在凌晨的路上都不敢,可對他說屋子鬧鬼的時候卻異常冷靜。

冷靜得彷彿像在問他今天晚餐要吃什麼一樣。

 

“鬧我吧你,有鬼你會是這種反應?”

 

“不管哥你信不信,反正我就是碰到了。”金赫奎聳聳肩。

 

“所以呢?”正和韓王浩冷戰中的宋京浩其實不是很想陪著不知道哪根筋又不對的金赫奎發瘋,只是人都跑到家裡來還特意買了一手啤酒,身為哥哥的他不聽一下弟弟的煩惱似乎說不太過去。

 

怎麼說,大概就是他做人比較成功吧。

 

比起對面那個帶了酒來自己卻從他家冰箱拿可樂出來喝的傢伙,他應該算是比較當人的那一個。

 

“田野、”盯著自己喝空了的鋁罐,金赫奎頓了下,直到宋京浩出聲問他田野怎麼了,他才繼續說道:“我和田野分手了。”

 

好吧看來田野這孩子是終於看清你這個人內在有多糟糕了得先恭喜他才是...不對,所以說你房子鬧鬼跟你和田野分手有什麼關係--

 

宋京浩不是很懂金赫奎想表達什麼:“所以田野是拿來辟邪的?你們一分手屋子就鬧鬼是因為田野不在?”

 

金赫奎搖頭:“我想應該不是這個原因。”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

 

“不知道。”

 

“...幹、不是、”宋京浩煩躁地捏了捏後頸。就算認識這麼久了他有時候還是不能理解金赫奎腦袋裡在想什麼,比如說現在。“鬧鬼跟你和田野分手有什麼關係?”

 

“不知道,可是他一走我就碰到鬼了。”

 

“你有想過是因為你平常做人太失敗嗎?”他問。

 

聞言,金赫奎皺眉,不滿地反駁:“我又沒有做出殺人放火那些傷天害理的事。”

 

誰說只有真的幹了什麼才會碰到鬼。宋京浩翻白眼,又開了一罐啤酒後他決定好好地和這位弟弟來場正經的談話。

不然照現在這種東扯西扯的情況來看,他大概到天亮都沒辦法回到床上睡覺。

 

他不是金赫奎那種晚一點到公司上班甚至翹班也沒人敢說話的少爺,明天一早還得提前到公司整理會議資料,他可不想繼續和金赫奎進行毫無意義的對話。

 

“你和田野不是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分手了?”

 

“這有什麼好稀奇的,哥你不也和王浩冷戰嗎?”

 

“這哪能一起比較啊!”

 

向來不在非必要時刻碰酒的金赫奎打開最後一罐啤酒喝了一口,雙手捏著鋁罐沉默了半晌,才說:“我們吵架了。”

 

“吵架?”他驚呼。

 

在宋京浩的印象裡,田野一直是個脾氣很好的人,不管金赫奎對他做了什麼無聊事說了什麼沒意義的話他都能笑著回應,也很包容金赫奎工作不順時產生的脾氣。像他就沒辦法對金赫奎好聲好氣超過五分鐘。

 

這樣的田野和金赫奎吵架,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

 

而且田野很依賴金赫奎。

 

這點他一直都想不通。從高中認識金赫奎那傢伙開始,對方就是這副提不起精神又軟爛的樣子,即使後來他們都長大出了社會,金赫奎看上去依舊是提不起精神的模樣。

 

許多喜歡金赫奎的人說這是軟綿又可愛,但宋京浩卻不這麼認為。

 

他們都擅長把自己真實的一面隱藏起來,所以看清了對方真面目的宋京浩總說金赫奎不當人。

 

他不知道田野是不是也看到了金赫奎的另一面。

 

可無論是外在或內在,金少爺都不是一個足以讓人放心依靠著的對象。

 

“就、一點小事。”

 

金赫奎看上去不太想提他們之間爭吵的事,沉默著喝完手裡的啤酒之後拿了錢包和宋京浩說要再去買酒便搖搖晃晃走出瀰漫著酒氣的小客廳。

 

宋京浩還來不及阻止對方,就聽到大門落鎖的聲音。

 

他只能祈禱一杯倒的金赫奎走路走到一半倒在路邊別再回來。

 

-

房子開始出現那些詭異現象的那天他正好帶了個在酒吧認識的女孩子回去。

 

那時他和田野分手大約一個月,屋子裡屬於少年的東西依舊擺在原來的位置,空氣裡卻不再有少年歡快的笑聲、彷彿說不完的話語和少年身上令他眷戀的氣味。

 

一個在酒吧里約人一夜情的男人把人帶回住處辦事是件不大尋常的事,通常大多是在附近的愛情旅館解決,鮮少有人會將人帶回家。

更別說這個家裡還有成對的居家用品,顯然就是還有另一個人在。

 

女孩子皺眉,“你和人同居?”

 

金赫奎倚著門框,語氣淡漠地問:“做不做?”

 

女孩子愣了愣,她沒見過用這種態度和人約炮的,可對方身上又有股與酒吧裡其他男人不同的魅力吸引著她,難得遇上這樣的對象,不做白不做。

 

當金赫奎準備脫下女孩子最後一件衣服的時候,關著燈的房間裏突然發出咚的一聲響。金赫奎以為是對方踢到什麽了,也沒在意,畢竟自己要幹的事情才是正事,手又繼續開始脫對方衣服。

 

咚。

 

嘭啪。

 

咚咚咚。

 

這明顯不是對方踢到東西發出的聲音。金赫奎停了下來,“妳踢到東西了?”

 

“嗯?我以為是你發出的聲音。”對方有些疑惑。

 

金赫奎嘆了口氣,停下手上的正事,手伸到了房間燈的開關上。

不開燈還好,當燈泡正常亮起來的時候,金赫奎和女孩子一起倒吸了一口氣。

 

剛剛還沒有任何東西的地板上躺著好幾個木製相框。

 

金赫奎眸色暗了暗,那些相框明明被他收起來了。

 

女孩子看到相框自然好奇,也顧不得做不做了,一個人爬下床去隨手撿起了一個相框,翻到正面的那一刻女孩子臉色一變。

 

“你的同居人是男的?這樣你還和我一夜情?”女孩子舉起相框,扔到金赫奎身上,金赫奎聳聳肩,“我剛才有問妳做不做。”

 

等對方氣呼呼地拿著包走掉,金赫奎才慢騰騰的從床上下來,蹲下身子,把所有相框摞在一起。

 

第一張,田野枕在金赫奎肩上,手裡還拿著一只羊駝玩偶。兩人是被韓王浩偷拍下來的,不知道說什麽說的特別開心

 

第二張,田野站著揉眼睛,金赫奎在一旁拍著他的背,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認錯的樣子特別無奈。

 

第三張,金赫奎在餵田野吃棉花糖,田野白皙的臉上紅撲撲的,都不好意思看著鏡頭。

 

金赫奎收好照片,進浴室裡洗完澡出來之後窩進被子裏蒙頭睡覺,鬧鬼的事情再也沒發生過。

 

隔幾天帶回家的女人也是同樣,快要到最後一步聽到了咚咚咚的聲音,打開燈的時候一只巴掌大的羊駝玩偶在地上轉著圈圈,不一會還放出了錄音。

 

“金赫奎,那個,我,特別喜歡你。”

 

是消失了一個多月的少年曾經錄下的,這東西明明也被他收起來了。

 

最後一個才剛進門不到五分鐘就被玄關忽明忽滅的燈和落在她跟前的相框給嚇跑了。

 

 

後來金赫奎帶回家的人,叫做具晟彬。

 

那個晚上家裡的鬼鬧得特別兇,咚咚咚的聲音從他進房間開始一直沒停過。

 

直到他把具晟彬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下來,聲音突然就消失了。

 

金赫奎突然就停了手,“還是算了,哥,我不做了。”

 

具晟彬慢慢地穿上衣服,看了下和記憶中的房間差不多乾淨整齊得跟強迫症沒兩樣的屋子,當然也沒有忽略掉那些沒按著順序及顏色擺放的東西。

 

於是他問:“赫奎啊,你的潔癖好了?”



-tbc-

评论(10)
热度(41)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