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妹]Gossip

#ooc

#校園向

#一直想看駝切黑的金學長(X


-


流言



“聽說你上次和會長在實習教室裡接吻,欸,真的假的?”

 

“聽說你們已經交往兩個月了?”

 

“聽說是你和會長告白的?真的嗎?”

 

“欸欸我聽說你們還去開房間是真的嗎?”

 

從早自習結束之後就開始有人向他搭話。不管是熟人還是根本沒說上半句話的一開口都是:“聽說........”

聽說聽說聽說...每個人左一句聽說右一句聽說就是沒有人聽他說。

本來還能笑著應對的田野現下只想找個空檔開溜。

這些人完全不聽人解釋,那些問句聽上去就是硬要加上問號的肯定句。

他們只想從他口中得到不會推翻他們所謂的"聽說"的答案。

 

一群人圍著他嘰嘰喳喳就是沒人將他從裏頭救出去。

 

...真是要命...

扯動笑到有些僵硬的嘴角,他猛地站起,因為好聲好氣地跟同學們解釋好幾回發現沒人理他所以聲音也不自覺上揚:“我覺得你們應該也去找找會長問問他而不是一昧地試圖從我這裡得到你們想要的答案......然後我要上廁所,可以讓我去嗎我已經憋很久了!”

 

最後一句他幾乎是咬著牙說出口的。

 

每節下課都纏著人家不放是什麼意思!小爺我是不用上廁所的嗎!圍著人就開始一直問一直問都不聽人說話!

 

被向來好脾氣的田野這麼一兇所有人紛紛閉上嘴自動讓出一條路。

 

-

“你這麼兇沒關係嗎?”

 

走出教室後,帶著笑意的聲音在他旁邊出現。

 

田野轉頭一看,是他沒有想過會出現在這裡的人。

 

“和學長你無關吧?”

他有些煩躁地咬著手指,直接越過那個被他稱作學長的人。

 

“我可是和你傳緋聞的人,怎麼會沒關係?”抓住田野的手,金赫奎瞇起眼笑著:“是吧?”

 

轉頭看見眼前的人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本來還想頂嘴說些什麼的田野乖乖閉上嘴不敢吭聲。

 

金赫奎沒有再說什麼,靜靜地走在他身旁。

 

一路上接收了不少目光,有忌妒的、羨慕的,更多是看熱鬧的。

而金赫奎像是沒有感受到這些目光一樣,就只是注視著前方。

 

“你很在意別人說什麼嗎?”

似是查覺到他的躁動,金赫奎淡淡地問了句。

 

說在意是一定的,兩個男生傳什麼緋聞啊,想到就讓他起雞皮疙瘩渾身不舒服。可今天對象是金赫奎,這在意的成分中多了點不安以及對他的擔心。


堂堂一個學生會長和後段班的笨蛋交往,大家都說他是走運了才能攤上金赫奎,雖然很想反駁他田野是有多糟糕但這情況怎麼看都是金赫奎吃大虧。


不是,應該說他好好一個優等生怎麼能和他攪在一塊?


當然像田野這種喜歡在嘴上逞強的人是怎麼都不會將這番話說給金赫奎聽。

 

“當然啊拜託校草我還想交女朋友好嗎?”他沒好氣地說:“這種事傳出去我還怎麼把妹啊!”

 

撇過頭不看金赫奎,田野指著不遠處的廁所。

 

“我要去廁所,學長也是嗎?”

 

“不,我還有點事要處理。”金赫奎笑著搖了搖頭,和田野說了待會見便兀自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不對啊樓梯和廁所是反方向金赫奎為什麼要和他走這一段路?

明明沒有熟到這樣而且二年級的教室和一年級在不同層;更別說是金赫奎所在的前段班,和田野的教室甚至相隔一棟樓。

 

還有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教室外......

田野上完廁所回到教室之後才想起這個重要的問題。

 

-

 

“喲,赫奎哥!”

 

金赫奎一推開學生會辦公室的門便看見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用雜誌蓋住臉假寐的宋京浩。發話的是坐在另一頭堆樂高堆得很開心的孫雨鉉。

 

“你們把這裡當自己家嗎?”

關上門,金赫奎走到沙發旁將宋京浩臉上的色情雜誌拿起來捲成了圓筒狀往孫雨鉉頭上敲:“沒事不乖乖去上課待在這裡做什麼?”

 

“金赫奎,你真的跟那個一年級的在交往?”

揉揉眼睛,宋京浩還是維持原來的姿勢躺著不動,懶洋洋地說:“現在到處都在傳呢。”

 

沒有回答宋京浩的問題,金赫奎從抽屜裡拿出一疊雜誌,對著宋京浩笑道:“哥,王浩知道你在這裡藏這麼多寶貝嗎?”

 

“不、不...赫奎啊我們有話好好說別動手!”

宋京浩嚇得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跑到金赫奎身邊“你別激動,來,放下它們,哦?”

 

“哈哈哈哥你在王浩哥面前真的很沒尊嚴欸!”一旁的孫雨鉉邊組裝樂高邊嘲笑反應過激的宋京浩。

 

 “說什麼呢!你這小子還不快點回去上課!”

在上課鐘響第一下時宋京浩便把正在疊樂高的孫雨鉉拎出去。

 

孫雨鉉邊掙扎邊叫道:“哥你怎麼可以這樣!”

 

解決完一個翹課的小鬼,可是這裡還有一個更難搞的大型垃圾。

金赫奎想著。

 

“哥你不去上課嗎?”他問。

 

“你真的跟田野在一起了?”無視掉他的問題,宋京浩反問。

 

“這個跟哥沒關係吧?”

在宋京浩本來躺著的沙發上躺下,金赫奎拿起方才宋京浩拿來充當眼罩的雜誌翻看,還忍不住評論了起來:“不是啊這女的哪裡好看了啊京浩哥你居然喜歡看這種東西?”

 

“那是景煥哥之前拿給我的,我比較喜歡你剛才拿出來的那些。”宋京浩拿著手機玩起遊戲,目前情況看起來似乎是解除了危機但他仍然沒有忘記讓金赫奎不要告訴韓王浩他藏了一堆色情雜誌的事:

“赫奎啊,那個...不要讓王浩知道我...”

 

“我下次要吃火鍋,市區有間新開的聽說評價不錯。”

 

“你是土匪啊那間超貴的好嗎!”

 

-

 

各種流言在年級間傳開。人們交頭接耳無一不是在談論『今天從誰誰誰那裏聽來、聽說誰誰誰又怎麼了』,然後流言到了下一個人口裡又變成另一個眾人沒聽過的新流言。

如此循環。

 

-

 

今天飽受流言之苦的田野學乖了,一下課就跑得不見人影。

 

躺在屋頂上吹風,田野難得不用接受那些嘰嘰喳喳的疲勞轟炸。

終於有個地方沒有『聽說你和會長在一起。』的流言,也沒有彷如針扎般令他不自在的視線盯著他不放。

 

他不知道這些關於他關於金赫奎的流言是從哪來的。

而且人們口中的他和金赫奎在實習教室接吻那件事也只是剛好他受李汭燦之託代替他去幫金赫奎搬東西,在搬東西的過程中不小心有灰塵跑到他眼睛裡金赫奎幫他把眼裡的灰塵吹掉,僅此而已。

 

完全沒有後來傳出來的『告白』、『開房間』、『交往』那些荒謬至極的事情發生。

 

說穿了他和金赫奎就只是在路上碰面會彼此點頭當作打招呼的關係,因為李汭燦是學生會幹部所以他才會認識當會長的金赫奎。

 

才沒有那些人說的喜歡什麼的......

只是、看到他心跳會自己亂了拍......

才不是喜歡...金赫奎才不會喜歡他......

只有他...

 

風吹得讓他有點想睡,不知不覺間他緩緩閉上眼。

 

-

 

田野醒過來時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坐起身伸展因為躺在地上而有些僵硬的身體時他才發現有件外套從他身上滑落。拿起外套看了名牌才知道是金赫奎的。

 

他什麼時候來過這裡?為什麼沒有叫醒他?

他不是最討厭有人翹課的嗎?

許許多多的疑問在田野腦中冒出來。

 

屋頂的安全門被推開發出的聲響喚回他不知道飛到哪去的神智。

 

“你終於醒啦?”

 

帶著笑意的軟糯嗓音伴隨著腳步聲來到他身邊。

金赫奎手裡拿著學校販賣部的塑膠袋,裏頭隱約傳來飯菜的香氣。

“喏,吃吧!”

從塑膠袋裡拿出一個便當遞給田野,金赫奎的嘴角仍掛著笑。

似乎還帶著些許田野察覺不到的寵溺。

 

摸了摸肚子,田野才發現自己肚子餓了。

他不好意思地低頭接過金赫奎手上的便當。

“啊、謝謝學長...”

 

“下次不要再待在這種地方睡覺了。”摘掉田野頭髮上睡覺時弄上去的樹葉,金赫奎替他整理好睡亂的頭髮,“會感冒的。”

 

“咦...?”

田野正想多問些什麼金赫奎卻在他發楞的時候離開了屋頂。

 

盯著手上還散發著迷人香氣的便當,比起問金赫奎為什麼要對他好他覺得還是先填飽肚子比較重要。

壓根沒發現金赫奎的外套還在他身上沒拿走。

也忘了問金赫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

 

“喂喂李汭燦,幫我把這個拿給金赫奎。”

放學後,田野搖了搖還趴在桌上睡覺的李汭燦,把金赫奎的外套往他頭上放。

 

“什麼啊......”

 

還在半夢半醒間眼睛睜不太開的李汭燦把外套從頭上拿下來丟回田野手裡,“你自己給他啦這樣比較有誠意啊...”

 

“可是我跟他又不熟。”

 

“不熟他還借你外套?”李汭燦揉了揉眼從桌上爬起來伸了個懶腰,他似乎聞到了八卦的味道:“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給我的啊我一醒來就有了...”田野一臉納悶。

 

“...”

李汭燦看著眼前被人寵著卻沒有意識到的傻子,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那個總用官方牌笑臉來應付所有人的金赫奎沒事居然看田野睡覺還把自己的外套借給田野擺明了就是有鬼啊!

是那個金赫奎欸拜託!

那個心眼比眼睛還小的金赫奎欸!

那個簡直是微笑惡魔跟韓王浩那小鬼沒兩樣甚至比韓王浩更可怕的金赫奎欸...不對,韓王浩好像更可怕一點...

不不不這好像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好像在這團迷霧中看到了些什麼...

李汭燦想起先前他向金赫奎問起關於流言的問題時金赫奎的反應,還有久久不散還更加誇張的緋聞。

平常要是有一丁點不利於他的言論出現他就會立刻想辦法讓它消失可是這次好像沒看到他在想要怎麼讓這流言消失...

 

李汭燦覺得忽然一陣惡寒。

他好像、似乎、明白了什麼。

 

“我覺得你還是自己拿給赫奎哥好了。”拍拍田野的肩膀,李汭燦認真地說:“我是不行的一定要田野你才可以。”

 

“什麼?”田野一頭霧水:“不就是還個外套嗎?”

 

“不這你不懂啊兄弟,身為學渣的你是不會懂的啊!”

 

他都故意把東西留給你了擺明就是要你主動去找他啊笨蛋!

 

被戳到痛處的田野惱羞成怒地朝李汭燦吼道:“喂你說誰學渣!”

 

 

“要是我去了我完全不敢想像往後的日子會變得怎樣啊!”李汭燦用悲痛的表情看著田野:“求你了,讓我安穩的過日子吧!”

 

-

 

為了守護李汭燦的幸福(?),還是不太清楚李汭燦到底在發什麼瘋的田野來到學生會辦公室。

還好現在是放學時間沒什麼人會經過這裡,不然被看到不知道又會傳出什麼奇怪的流言。

 

輕敲了幾下門發現裡頭完全沒動靜後,田野推開門走進去。

 

他要找的人正躺在沙發上休息。

 

哦,原來是在睡覺所以才沒反應...

走到沙發旁看著金赫奎的睡臉,田野把手上的外套蓋在他身上便打算離開。

 

在他轉身時手被人給拉住。

 

“這麼快就要走了?”

對方剛睡醒的聲音帶了點撒嬌的感覺。

 

田野愣了下,“呃,對,今天有和別校的聯誼。”

不料手腕上的力道卻逐漸加大。

 

“你很在意那些流言嗎?”金赫奎突然問。

 

背對著他的田野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

 

轉過頭,田野反問:“學長不在意嗎?”

 

 

聳聳肩,金赫奎一臉無所謂:“我不介意。”

 

或著該說其實很樂意。

 

“因為對象是你。”他補充道。

 

手上一用力,重心不穩的田野立刻跌坐在他身上。

 

看著神情慌亂從他身上爬起來的田野,金赫奎輕笑:“你沒有什麼要問我的嗎?”

 

田野不明所以地看著金赫奎:“什麼?”

 

“你幾點要去聯誼?”

 

“七點啊怎麼了嗎學長也要去嗎?”

 

“陪我去吃飯吧。”雙手環著田野的腰,金赫奎笑得溫柔:“當作我中午請你吃便當還借你外套的回禮,嗯?”

 

“可、可是我...聯誼...”

瞪大了眼胡亂地指著外面,田野想用聯誼作為藉口拒絕眼前的人的邀約。

兩人過近的距離也讓他有些不自在。

 

“嗯?”

瞇起眼,金赫奎湊近田野,只差那麼一點距離就要碰上田野的唇。

 

他滿意地看著那張迅速轉紅的臉。

 

“真的沒有問題要問我?”

他又問了一次。

 

田野紅著臉搖頭。

 

“好吧,沒關係。”

雙手收緊讓懷裡的人更靠近自己,金赫奎靠在田野肩頭,“慢慢來就好,只是別讓我等太久。”

 

-

 

流言只是讓你開始在意我的一種手段,我一直思索著該如何接近你才不會驚動你。

 

 

“這張照片拍得不錯啊我滿喜歡的。”

 

“咦?”

 

“想傳什麼就去,不要太過分就好,不然傷到他我可是會找你們算帳的,明白嗎?”

 

“...會長你...沒關係嗎對方可是個男的...”

 

“我記得你是來威脅我的吧?怎麼,乖乖地讓你威脅不好?”

 

“不、不是!”

 

“懂了就快滾,我還有事。”

 

 

金赫奎仔細端詳著手上的照片,兩個穿著制服的男學生站在窗前,傍晚的夕陽描繪出兩人的輪廓,其中一人捧著另一人的臉,看起來就像在接吻一樣。

 

“真不愧是新聞社的,這照片拍得真好...”

 

嘴角彎出甜蜜的弧度,在其他人進來之前他將照片收進桌上的相框本來放置的照片後面。

 

接下來,就是等流言傳開了。

你會有什麼反應呢?

 

手指輕敲著桌面,他心情愉悅地哼起歌來。




-fin-

评论(14)
热度(82)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