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妹]One in a million(上)

#好想吃駝妹糖忍不住又動手了_(┐「ε:)_

#架空向

#ooc

#可以的話請陪我一起玩啊(´;ω;`)(?


One in a million/萬中選一

 

-

 

1.清晨的早安吻

 

清晨的氣溫有些涼,他伸手替身旁的人拉好被子。

 

床頭櫃上的電子鐘顯示六點四十,還有點早,他撐著頭看著仍在夢裡遨遊的田野,撥開散在他額前的碎髮。

 

外頭的陽光穿過厚重的遮光窗簾縫隙透了進來,悄悄地爬上田野的髮和臉頰。儘管室內氣溫偏涼,可光線依舊是刺眼的,田野皺了皺眉,翻過身往金赫奎懷裡鑽。

 

睡夢中的少年夢囈了幾句什麼,金赫奎沒聽清。

 

他攬著懷中的田野,在他額上落了個吻。

 

早安。

 

2.關於初見

 

又是一個不知道怎麼形容才好的早晨。

 

田野打著呵欠,跟在眾多的人群後邊刷卡進站。

 

通勤時間的地鐵上總是特別多人,以一種不把車廂塞滿不肯退出的氣勢硬是把所有人都給壓縮成罐頭裡的沙丁魚。

 

車廂內的空調開得再強也散不了空氣中濃度過高的二氧化碳,除了窒悶之外感受不到其他。一早還未清醒過來的腦袋昏昏沉沉的,他又打了好幾個呵欠,抓著扶手跟著列車搖搖晃晃,差點就靠著身前人的背睡著了。

 

在靠上前面的人時對方轉頭過來瞟了他一眼,他尷尬地向後退開,這時昏沉的腦袋才有點清醒過來的跡象。

 

“不好意思。”他說。

 

對方又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田野不知所措的別開目光,看到旁邊多了點空間打算往那裏躲,正好那裏也有個玻璃隔板能靠著。

 

卻被人給握住了手。

 

他疑惑地看向身前比自己高出半顆頭的男人。

 

“那裏有位置。”對方指著他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空下的位置,拉著他坐下。“睡吧。”對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笑道。

 

你說後來怎麼了?

 

田野一睡成主顧,從肩膀睡到對方家裡,連人都給睡了。

 

更正,是被對方給睡了。

 

3.陪我去旅行

 

金赫奎出差去了,去的是日本,從來沒去過的田野表示羨慕忌妒甚至帶點恨。

 

每天晚上skype總會準時地響起對方的來電。

 

為了讓沒到過日本的田野也能看看不同於S市的街景,金赫奎只要忙完手上的事情便會拿著手機開著視訊上街晃個幾圈再回酒店。

 

“啊啊啊這個!感覺好好吃啊你吃過嗎?”

經過路邊賣鯛魚燒的攤子時,田野興奮地問。

 

金赫奎搖頭,將鏡頭轉回自己身上。

 

“田野,”他說:“下次我們一起來吧?”

 

不想再透過小小的手機螢幕和你分享異國的所有,我想牽著你的手,走過大大小小的街道,帶著你一起旅行。

 

“好啊。”

鏡頭另一端的少年笑得燦爛。


4.手機裡的錄音

 

在金赫奎和田野在一起之前,曾拉著趙志銘到酒館裏頭邊喝酒邊聊人生。

 

“怎麼兄弟,你失戀啦?”

 

喝得七八分醉的田野先是搖頭,後來又點了頭。

 

“到底是有還沒有啊?”趙志銘看著雙頰因為酒精泛起紅暈的田野又開了瓶啤酒,連忙伸手阻止再繼續喝下去可能會回不了家的好友。

 

“看你這樣子怕是真的失戀了。“他把面前的熱茶推到田野面前,安慰道:“來,以茶代酒,別讓失戀給酒精讓你宿醉的機會,不值得的。”

 

田野沒有跟著拿起杯子,而是盯著面前冒著煙的玻璃杯,盯著盯著不知怎地就哭了起來。

 

“...他是有女朋友的。”他哽咽:“我看到了。”

 

“有女朋友算什麼大事?橫刀奪愛的愛才是愛這道理你得了解一下啊!”

 

“可是他明明說過喜歡我的!”

 

“哇你這是攤上了渣男嗎兄弟!不行不行,來來來你趕緊喝了這杯,喝下去我們就別再想他了,好吧?”

 

接過趙志銘手裡的酒杯一飲而盡,放下杯子時田野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淚鼻涕又流了下來:“可是我好喜歡他啊怎麼辦啊愛蘿莉...”

 

...

 

後來金赫奎從趙志銘那裏收到音訊檔的時候疑惑地看著身邊的田野,田野笑著說大概是什麼不正經的東西吧那可是愛蘿莉一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要不你打開聽聽看,於是金赫奎便點開來聽聽田野所謂不正經的東西是什麼。

 

『怎麼辦啊愛蘿莉我真的不想就這樣放棄金赫奎啊...!』

 

聽見自己喝醉後模糊不清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來,田野直覺反應就要從金赫奎手裡拿走手機。

我日你媽的愛蘿莉啊啊啊這東西是什麼時候錄下的啊啊啊!

 

金赫奎仗著身高優勢,伸長了手不讓田野搶走手機。

 

手機裡的音訊檔還在播放著。

 

“啊啊啊你快關掉快關掉!”

 

金赫奎一雙眼都快笑沒了,另一隻手摟住田野的腰,低頭靠在他耳邊輕聲地問:“你從那時候就這麼喜歡我了嗎?”

 

“閉嘴啊你!”田野一張臉紅得幾乎要滴出血,“算我求你了快關掉他吧真的別再聽了!”

 

“我也、很喜歡你啊。”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忘不了你了。


5.只能給你這些,沒辦法再更多了

 

向來看慣金赫奎軟爛那一面的宋京浩對金赫奎寵著另一個人的舉動表示大開眼界。

 

“你終於肯好好生活了?”

 

“哥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就沒有好好生活了?”

 

說著說著總像要打起來的兩人互看了一眼。

 

宋京浩曲起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又拿起攪拌棒在咖啡裡攪了幾下。

 

“這次認真了?”他問。

 

金赫奎喝了口奶茶,嘴裡還咬著吸管,含糊地說:“當然,我又不是哥。”

 

“怎樣?”突然中槍的宋京浩猛地抬頭:“我怎麼了?你倒是說說看我怎麼了啊?”

 

一手拖著腮,金赫奎若有所思地看著坐在對面的宋京浩。

 

“幹嘛不說話?”

難得沒有在第一時間回話的金赫奎讓宋京浩感到驚訝,但更多的是噁心,他可不想被這人盯著看,怪不舒服的。

 

“京浩哥,”金赫奎收回目光,捏著吸管在杯子裡晃了幾圈,看著裏頭的珍珠隨著他的攪拌而晃動,他說:“你有時候會不會有種不知道要怎麼繼續喜歡下去才好的感覺?”

 

“不是吧金赫奎,你這麼快就膩了嗎?”

 

“才不是。”他解釋:“就是、太喜歡他了,不知道還能怎麼喜歡他,欸哥,是不是要把心也挖出來給他才能緩解這種疼痛啊?”

 

宋京浩看著臉上全寫著『我好喜歡田野啊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我真的好喜歡他』的金赫奎,覺得自己被秀了一臉。

 

他突然有點想念韓王浩了。

 

“赫奎啊,你知道這要怎麼治才會好嗎?”

 

“怎麼治?”

 

“把人關在房裡做上個三天三夜你就會好了。”



-tbc?

评论(18)
热度(43)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