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花]全部都是你

#ooc

#校園向

#復健一下搞個芽花

#依舊沒頭沒尾不知所云


標題來自Dragon Pig - 全部都是你


-

一隻手搭上韓王浩的肩膀,他感覺到有股重量緊接著壓了上來,伴隨著對方身上淡淡的洗衣粉氣味。

他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

 

“陪我去小賣部吧王浩!”

 

宋京浩笑嘻嘻地說著。

 

又來。韓王浩撇撇嘴,“哥你沒朋友了是嗎?”

 

“沒有了啊,”宋京浩說這話時的語氣帶了點委屈,“我只剩王浩了啊。”

 

宋京浩說的真誠,韓王浩卻是一點兒也不信。金赫奎跑到班裡找田野的時候第一句話就是抱怨隔壁桌的宋京浩身邊總是圍著一群人吵得不行,害他連覺都睡不好。

 

“所以你是因為下課不能睡覺才來找我的?”田野背靠著身後的牆,手裡把玩著窗簾的邊角,沒有抬頭看面前的金赫奎。

 

“才不是!”金赫奎說:“因為想你才來的。”

 

田野放開手裡的窗簾布,手伸向金赫奎。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還嘴硬地說:“最好是。”

 

日常看著這兩人一言不和就開始虐單身狗的韓王浩被塞了滿滿的狗糧,感覺到突然之間甜膩起來的空氣,韓王浩嫌棄地皺了皺眉決定走出教室換換新鮮空氣。

 

於是當韓王浩在走廊上大口深呼吸享受充滿青春活力的空氣時,金赫奎口中那個身邊總是圍著一群人吵得要死的宋京浩朝他走了過來。

 

於是便有了開頭那段對話。

 

“拉倒吧哥,你昨天不是才因為和朋友們集體翹課才被主任抓回學校寫悔過書嗎?”韓王浩毫不留情地嘲笑著:“都被貼上公佈欄了呢,哥你什麼時候作文寫得這麼好了我怎麼不知道?”

 

“那些都是壞朋友,都絕交了絕交了。”想起前一天剛翻過牆就被主任逮個正著的窘境,宋京浩擺擺手,接著像想起了什麼似的低頭看著韓王浩。

 

“不說作文,我的情書寫得也不錯,這你總該知道了吧?”

 

被他搭著肩膀的身軀僵了下,可主人並沒有回應他的話。

韓王浩藏在稍稍留長的頭髮底下若隱若現的耳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紅了起來,沒藏住主人的情緒。

 

真可愛啊。宋京浩忍不住揉了揉韓王浩的頭髮。

 

“哇京浩哥你幹什麼!”炸了毛的小個子從他胳膊裡掙脫,紅著一張臉朝他叫嚷著,本來因為天冷而放在外套口袋裡的手伸出來護住自己被人給碰了的頭頂。

 

“誒你別逃啊,不是說要陪我去小賣部的嗎?”宋京浩說著就伸長手想去拉韓王浩。

 

韓王浩跑得飛快,還不忘回頭對宋京浩扮鬼臉,“不去不去!你自己去!”

 

-

說起宋京浩這個人,好相處也很會聊天,嘴上老愛懟人可行為舉止卻暖得不行,又是學校裡有點名氣的人,加上有副好看的皮相,喜歡他的人比起隔壁學校的陳聖俊雖說不算多,但也是足以讓他三天兩頭都能在抽屜裡發現情書的程度。

 

就是有一點不好。韓王浩單手支著頭無聊地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講台上的老師在黑板上寫下外星語言一樣的化學公式,嘴裡說出來的話每個字拆解開來他都聽得懂可組在一起卻是讓他感到昏昏欲睡。

 

筆記本底下露出一截水藍色信封,是前幾天午休時間又跑去樓頂抽菸的宋京浩給他的。

 

韓王浩不抽菸,但宋京浩老愛拉著他往樓頂去。

到了樓頂宋京浩便放他一人待在門邊的屋簷下,自己走去欄杆旁抽菸。說什麼二手菸對身體不好隔遠點才聞不見。

 

“那你抽菸別帶上我不就行了?”說出這話時韓王浩難得為自己的聰明機智感到驕傲。是啊,這麼簡單的問題就你宋京浩想不通,笨死了。他想。

 

宋京浩從口袋裡摸出一根棒棒糖,剝了糖紙之後將棒棒糖遞到韓王浩面前,向下垂著的眼尾總讓他的目光含著笑意,看著韓王浩把糖果放進嘴裡,宋京浩蹲在韓王浩身前雙手抱著膝蓋,問:“王浩,你覺得宋京浩這個人看起來怎麼樣?”

 

韓王浩嘴裡含著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說:“挺帥的。”

 

“那就是了。”宋京浩伸手拍拍韓王浩的頭,“好看的我怎麼能讓王浩錯過?”

 

“哥你有病吧?”

 

“可能哦。”宋京浩微笑著接住韓王浩看傻子一樣的目光,“但我就想讓你看看我呀!”

 

韓王浩沒忍住一拳捶了過去,“哥你的藉口真的很爛。”

 

“我說王浩,你收過情書嗎?”

 

那天宋京浩抽完菸以後不知道又發什麼瘋,突然問起這個問題戳韓王浩的痛處。

 

覺得宋京浩大概又想顯擺自己校園偶像的身分,韓王浩不大開心地回應:“沒有,又不是人人都是宋京浩能天天等著收情...”

 

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完,一個水藍色的信封便出現在韓王浩眼前。

 

“我這有一封來自宋京浩的情書,你願意收下嗎?”宋京浩被信封遮擋住的臉對不上焦,可韓王浩卻能從對方彎彎眼睛裡看見他壓根沒打算藏住的笑意,還有那麼一些金赫奎看著田野時總帶著的情感。

 

不知道是宋京浩的眼神過於膩人還是沒收過情書的興奮感迷惑了他,韓王浩鬼使神差地接過信封塞進外套口袋裡,嘴上結結巴巴地叨念著:“你、你沒事寫什麼情書...要、要是寫不好我會退回去的啊!”

 

“如果你覺得不好那我再寫一封給你送去,怎麼樣?”宋京浩說。

 

“哪有人被退信又重寫的,又不是在寫作文...”

 

“可是王浩不喜歡的話就不能是情書只能是廢紙了啊。”

 

聽見宋京浩的話,韓王浩放在口袋裡的手下意識地攥住信封。

 

“哥你這麼說...是把那些收過的情書都當成廢紙了嗎?”

 

宋京浩看著他,嘴角上揚的弧度不知怎地讓韓王浩覺得眼前這人是不是從剛才分裂出了第二人格。

 

“沒辦法吶,誰讓我只想收喜歡的人寫的情書。”宋京浩指了指韓王浩的口袋,“你看我不只沒收到他寫的情書還給他寫了呢。”

 

這種時候如果再順著他的話去問你喜歡誰的話就顯得韓王浩太白癡了,所以韓王浩推開距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宋京浩,跑了。

 

說起宋京浩這個人,哪裡都好,就是有一點不好。

 

對韓王浩比對任何人都好。

 

-

放學後宋京浩的單車後座是韓王浩的vip座位,即使當天宋京浩逃課去玩也會在放學時間準時在校門口附近等人。

 

這行為不知道被金赫奎和李書行嘲笑了多少次,說他就像個司機天天掐著點在校門口等著接人。

 

“你們懂什麼,這是種浪漫好嗎?”

 

“你以為自己在演青春偶像劇?”

 

懟不過兩個人的宋京浩決定閉麥。

 

青春偶像劇不好嗎?沒有不好,青春偶像劇可好了。

就是裡面的角色長大以後總會各自揚鑣,曾經暗戀過還沒來得及表白就錯過了時機,最後兜了一大圈才發現原來年少時的感情一直都不曾消散,始終擺放在那兒。

 

他才不想什麼都沒開始就讓一切都結束。

 

“王浩,你知道我為什麼總是看著你嗎?”宋京浩踩著單車踏板,偏過頭看向後座的韓王浩。

 

“說話要看著對方不是禮貌嗎?”韓王浩拍了下宋京浩的肩膀,“哥你騎車別回頭啊!”

 

將視線轉回前方,宋京浩輕輕地說了句話。

 

話語跟著風從韓王浩耳邊拂過,宋京浩說這話的聲音不大可他聽得一清二楚。拉著宋京浩衣角的手慢慢地環上他的腰,韓王浩將發燙的臉貼在宋京浩背上,小聲地說:“笨蛋。”

 

-因為喜歡你啊。

 

笨蛋,我也喜歡你啊。

 


-fin-

评论(4)
热度(46)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