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妹]初戀

#ooc

#很短

#瞎幾把寫, 突然想寫校園偶像劇但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今天一樣是只能寫垃圾東西的我

Bgm:告五人-愛在夏天

-

如果在最後必須要說點什麼來證明生命中曾經出現過這麼一個人,那應該是永遠不會結束的初戀。自己大概會這麼說吧,田野想。

 

他永遠都記得那天。

 

下過雨後的傍晚,空氣中還帶著些濕氣,混和了曬過太陽的柏油味和泥土的土腥味。田野吸了吸鼻子,他不是很喜歡這樣的味道。

 

陪著沒帶傘的他一起坐在穿堂階梯上等雨停的金赫奎怕他無聊於是把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拿下來讓他看看裡面的照片。

 

“你很喜歡拍照嗎?”瀏覽著對方相機裡一張張的照片,田野問。

 

金赫奎輕輕地應了聲,隨後點點頭。

又過了半晌,田野聽到對方慢悠悠地說:“因為拍的人是你所以很喜歡。”

 

“什麼?”沒意識過來的田野眨了眨眼。

 

沒有回應田野的問題,金赫奎看著遠方混著天藍和暖黃的天空,近乎呢喃地說:“吶田野,你看。”

田野順著金赫奎的目光看過去,是在夕陽映照下出現的彩虹。

 

鮮少有機會見到這景象的田野拿起手裡的相機,透過鏡頭看著彩虹,然後按下快門。

 

隨後他便感覺到金赫奎湊了過來靠在他身後,雙手覆上他拿著相機的手,呼吸的熱氣吹散在他耳邊,就連說話時溫柔的聲音都在他耳邊迴盪。

 

這樣的姿勢看起來就像他被金赫奎擁抱著一樣。

急促的心跳和忍不住的緊張讓他無法專心聽金赫奎教他景物的比例和構圖該怎麼抓、焦距該怎麼調,只聽清了對方在放開他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你知道嗎?透過鏡頭拍下來的,都是得不到的東西。”

 

那時候正是期末考的最後一天,考完試之後學生們都愉快地回家準備放暑假。而期末考完隔天,金赫奎畢業了。

田野再也沒有見過金赫奎。

 

有的人就像天空中劃過的流星,燦爛了那一個瞬間之後便無聲無息地消失。這種情況通常人們都怎麼說的去了?

 

有緣無分。

緣分將當時的他們拉到一起,在走完那段路程之後他連最後是怎麼分別的都想不起來。

當時的他有好好地向對方道別嗎?

當時的他有用盡所有力氣看對方最後一眼嗎?

...當時的他和他是真的有過什麼嗎?

 

田野不知道。

許多關於另一個人的事情被他遺忘在遙遠的記憶裡,所有當時美好的回憶都被安放在原來的位置,田野不敢忘、也捨不得忘,但偏偏就是漏了那麼幾件可以稱作幸福的小事。

人的一生中有許許多多美好的時刻,只是往往在轉瞬之中便被拋在腦後,再也想不起來到底是在什麼時候,曾經有過如此微小卻又深刻的幸福。

 

過了好幾年後他還是一直惦記著從高中畢業之後就沒再見過的那個人。前陣子聽李汭燦說對方要開攝影展,問他需不需要一張票,他這裡有幾張公關票,後來李汭燦偏頭想了想又說我幹嘛問你呢直接給你不就得了,於是從背包裡拿了張票給田野。

 

田野看著被人塞進手裡的票卷,然後抬頭看著李汭燦。

 

“我去不了的啊。”他垂下眼,盯著自己插了針頭的左手。“醫生不會讓我去的。”他說。

 

“他...”李汭燦欲言又止,低頭看了看地板,又抬頭看田野。

“我幫你問問醫生,偶爾出去放風也是可以的吧?你都被關在這裡多久了,就算是犯人也得有固定時間出來放風的啊!”李汭燦說。

 

“你為什麼這麼堅持要我去看?”

察覺到對方莫名的執著,田野疑惑地看向李汭燦。

 

“...這...”李汭燦結結巴巴了老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最後只說了句你來了就知道。

 

攝影展的主題是天堂,田野翻看著主辦單位架設的網頁,裡頭放了幾張當天會展出的攝影作品,還附上了標題和文案。

 

金赫奎的文字就如同他給人的感覺一樣溫柔,當初攝影社在校內展出的作品最吸引他的除了與眾不同的構圖和色彩之外,另外就是文案。和帶著鮮豔色調的照片不同,金赫奎的文案就像夏季河邊潺潺的流水,溫柔地在他心上蕩漾起陣陣波紋。

 

滑鼠的滾輪一路滑到網頁中的最後一張照片,也是網站上說最受歡迎的一幅作品。田野只看了照片眼淚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

 

作品的標題是天使。照片裡頭是站在樹蔭裡朝著鏡頭方向露出笑容的少年,穿著白色的制服襯衫,和少年的笑容相比之下就連相片裡的艷陽都略為遜色,少年溫柔的目光似乎能穿過那張薄薄的相紙看著作品之外的人。

那是他。田野胡亂地抹著眼淚,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這才是當年金赫奎所說的起點。

 

作品標題下方不同於前面幾幅作品,文案只有短短一句:

 

『你是我最初和最後的天堂。』

-fin-

難過完了還是喜歡你,你們都是最好的。

评论(7)
热度(32)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