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駝妹]當你

#ooc

#校園向

#來一發垃圾短打


希望能在世界賽上相遇啊我們駝妹QQ


-


我想對你說,卻害怕都說錯。

 

好喜歡你,知不知道?

 

-

田野背對著金赫奎坐在腳踏車後座,看著不斷往後退的街景。

 

“金赫奎,你這學期結束就畢業了對嗎?”

 

颱風登陸前夕的晚風特別強勁,吹得路旁的行道樹沙沙作響。田野不知道戴著耳機的金赫奎有沒有聽見他的話,那人聽歌一向放得特別大聲,就算拿下一邊的耳機仍是聽不大清楚他說什麼。

總要他再說第二次。

 

奮力踩著踏板前行的人沒有給他回應,田野想這人大概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了。

 

“我想也是,”田野低頭看著轉動的輪子,“然後你就要和濬植哥一起去別的城市讀大學了對吧?之前好像聽王浩提過,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

 

“你也會像李汭燦一樣放假就回來看愛蘿莉嗎?”

 

“你也會像京浩哥一樣沒事就回來找王浩嗎?”

 

“還是會像huni哥一樣想念濬植哥的時候就回來?”

 

田野抬頭看向天空。颱風來之前的天空總有抹紅從天際線蔓延過來,紅藍交融,橘紅色漸漸吞沒原來的藍,雲層邊際泛著些微紫藍色。有點詭異,可不知道為什麼看上去甚是美麗。

 

“欸金赫奎你知道嗎?天空如果出現這麼詭異的顏色就表示要下雨了。”

 

身後的人還是沒有給予他半點回應。田野偏頭用眼角餘光想看金赫奎在做什麼,無奈被眼鏡的鏡腿給遮去了大半。

算了,他想。

反正這人從來沒有給過他想要的答案,不回應也無所謂。

 

路邊的落葉被陣陣強風吹起,不停地往遠方飄去。

田野突然想起明天要登陸的颱風是今年最後一個颱風,接著這個看似沒有盡頭的夏天也要跟著這個颱風一同遠去。

暑假早就結束了,田野記得直到開學前一天他的作業都還有大半沒寫完,本來想擺爛的他一大早就被金赫奎拉起來寫作業。

 

“你的寫完了?”田野咬著自動筆尾端的筆蓋,往後靠在床沿,宣布放棄思考題本上的數學題。

 

見他這副模樣金赫奎索性拿過他的作業本自己解題。

 

“高三生沒有暑假作業。”金赫奎皺著眉頭在一旁的筆記本上寫下算式,嘴裡喃喃唸著題目裡的數字和公式解法。

 

“三年級真好啊!”田野邊伸懶腰邊說道。

 

正在解題的金赫奎抬頭看了他一眼,又繼續埋頭解那些讓田野頭痛的數學題目。

 

“有一天你也會升上三年級,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金赫奎語氣淡淡地說。

 

最後那些作業幾乎都是金赫奎替他寫完的,田野不大好意思的說作業沒寫完就算了大不了被罰,為什麼不好好珍惜這最後一天假期還來幫他寫作業。

 

金赫奎把寫完的作業整理好推向桌子另一頭的田野,表情一樣沒什麼變化。“你被留下來的話我也得晚回家,我沒那麼多時間等你。”他說。

 

田野想說那你別等不就行了,小爺我也不稀罕你等我。轉念想想又覺得不妥,要是金赫奎真的回他好啊那我不等你了那該怎麼辦?他就是因為在公車上被人騷擾過才讓金赫奎願意載他上下學的,要他再回去搭公車他可不要。

 

他只得摸摸鼻子說那真是委屈你了。

 

金赫奎哼了聲,伸手摸摸他的頭。

 

“下次暑假要記得把作業寫完,笨蛋。”

 

田野覺得頭頂被金赫奎摸過的地方特別的熱,那陣熱度甚至一路向下,連著他的耳朵和臉頰都泛起了淡淡的紅。

 

“下一次暑假你會在哪裡呢?”經過河堤的時候田野仍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會在這裡嗎?還是在另一個城市?”

 

“吶,你說,為什麼時間過得這麼快?”

 

快得我幾乎跟不上他的腳步。

轉眼連你也要從我身邊離開。

 

“我一直不去想分別這件事,可我知道它總有一天會來到。說再見好難啊金赫奎,人為什麼非要說再見不可呢?永遠不分開這種事真的不存在嗎?”

 

心想反正他都說這麼久而金赫奎一直沒有回應大概是真的聽不見,田野也就毫無顧忌地繼續說下去:

 

“有時候我希望自己能快點長大,有時候我又覺得長大好可怕。這樣是不是很矛盾啊?好像有一點,但是真的是這樣啊,你沒有想過嗎?”

 

“算了,像你這樣的人一定早就決定好自己要往哪條路走了吧?怎麼可能會像我這樣想東想西最後連個結論都沒有。”

 

今天回家的路似乎特別地長,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連不停吹來的風也降下了溫度。街燈一盞一盞亮了起來,在逐漸暗下的暮色中將他和金赫奎的影子慢慢地拉長。

 

“如果我也能像這影子一樣跟你一起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就好了。”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

金赫奎有一天也會成為另一個人的對象,而這輛腳踏車後座載的人也不會再是他。

 

『好朋友』或許就是金赫奎可以陪著他走到的,最遠的地方。其餘多的那些都是他只能奢求在夢中實現的想望。

 

“欸金赫奎,”田野向後倚靠著金赫奎,問:“分開以後你會想我嗎?會和我想你一樣想我嗎?”

 

“怎麼可能不會?”背後傳來的震盪嚇得田野差點害兩人摔車,金赫奎趕緊按著剎車把車停下。

 

“你怎麼聽得到我說話?”田野詫異的問。

 

金赫奎摘下自己一邊的耳機塞到田野耳裡。

 

沒有預想中震耳欲聾的音樂聲,田野連經過的汽車引擎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你沒聽歌!”田野瞠大了眼,“那你剛才幹嘛都不回我話!害我以為、以為、以為你...”

 

“以為我怎樣?聽不見?”金赫奎挑眉,“田野你話也真夠多的,從學校一路講到快到家了還不停,要是我沒回話你是不是要繼續講到家門口?”

 

田野撇撇嘴,“你管我,反正也不是說給你聽的。”

 

“不是說給我聽的還一直叫我名字?”

 

“要你管!小爺我開心我樂意!”

 

“笨蛋。”金赫奎笑著揉亂田野的頭髮,末了還捏捏他的臉頰。

 

田野揉揉自己被捏了的臉頰,小聲嘟嚷:“你才笨蛋。”

 

“欸田野,”金赫奎看著田野,伸手握住田野的手,說:“我已經開始想你了。”



-fin-

评论(13)
热度(26)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