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午夜飛行01

#ooc

#很爛, 真的很爛

#又是自爽的產物但我只想寫後面, 前面很爛

#希望腦內大綱都打完的這次可以好好寫完這篇


BGM:炎亞綸-最久的瞬間

(雖然後來是聽著後來的我們寫的


-

1

在做決定之前,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勇氣加上一點點執行力。

 

沒有任何計畫,只憑一股衝動。

 

想太多只會更加綁手綁腳最後什麼也做不了。陳信宏看著自己沉重得有些可笑的背包,把背包裡的東西全都倒出來,只從裡面拿了手機跟錢包。

 

有時候,也需要一點推波助瀾的動力。

 

像是一場再平常不過的父子吵架。

 

『身為陳家未來的繼承人,你只要好好念書就好,不要總是想著玩音樂。』

 

像是書桌旁邊那把被人摔得破爛的吉他、像是書桌上一張張被人撕碎又重新黏好的樂譜。

 

『你想玩音樂是不是?你去,去玩,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出去之後也別回來了!』

 

被斷裂的弦劃傷的手指上還包著ok繃,嘴角被人打傷的裂口也仍未癒合,臉上的紅印還殘留著點點瘀血,他穿上外套戴上帽子,帶著東西頭也不回地走出家門。

 

一如他所想的那樣,不會有人捨不得他。

 

而他也不會捨不得這個曾經被他當作是家的大宅。

 

2

自由的空氣比他所想的還要舒暢。

 

街燈和五光十色的招牌點亮了城市的夜晚,是他不曾見過的景象。

 

坐在只有他和司機兩個人的公車上,沒有目的的他只是看著窗外不曾見過的街道,睜大眼睛驚嘆地將景物全都收進眼底。

 

這就是不被約束的感覺嗎?

 

沒有人會管束他什麼時候該回到家,沒有人會時時刻刻緊盯著他看他有沒有做出些不符合身分的事,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會阻止他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終於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笑得再大聲也不會有人告訴他你不能這麼沒有規矩,像解開了勒住脖頸的那顆扣子,他覺得自己終於像個人一樣活了過來。

 

快開到終點站時司機的聲音從廣播內傳出:“弟弟,再兩三站要到終點了內,你要在哪一站下車?”

 

“啊啊啊下一站就下!”

刷完卡片和司機道謝之後他跳下車,在公車站牌前面研究了好一陣子,但壓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的他只能拿出手機查站牌名稱。

 

一打開手機就看到損友發來的十幾條消息,陳信宏滑掉那些看了礙眼的訊息,在搜尋欄上輸入公車站牌的名稱。

 

他想了想,隨後停下輸入名稱的動作,把手機放回口袋。

 

反正到哪裡都一樣,知不知道都無所謂。

 

他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算先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接著再去思考下一步要去哪。既然都逃出來了,那應該也沒什麼能難得倒他了。

 

他是這樣想的。

 

3

網咖裡的菸味不太好聞。

陳信宏打了好幾個噴嚏,不是很開心的揉揉不舒服的鼻子。

 

時間有點晚,可陳信宏不想待在麥當勞過夜。他在街尾的轉角處看見一間網咖。外面零零散散的停了幾輛機車和腳踏車,第一次來到網咖的他做了幾次深呼吸才伸手按下開門鍵。

 

他向店員要了個禁菸區的位置,嘴裡咬著口香糖的店員抬頭看了他一眼:“我們這裡沒有分區。你的位置在那邊,螢幕剛亮起來的那台。”

 

接近半夜的網咖空氣中全是酒味和煙味混在一起形成的頹靡氣味,他縮在椅子裡,將外套的拉鍊拉到最高,試圖阻止那些味道再繼續騷擾他脆弱的鼻腔。

 

他有點後悔,應該去麥當勞的。玩一整晚的手機總比吸一整晚的二手菸好。

 

聽著嘈雜的音樂聲和遊戲背景音混著沒停過的鍵盤聲,他突然很佩服班上那些總是翹課跑到網咖和撞球館的同學。

雖說相比起來只有老師在講課的教室可以說是十分無聊,但他還是比較願意待在教室寫他的歌。

 

門口那裏傳來爭執的聲音,一群拿著棍棒的人走進不算大的網咖裡。

 

陳信宏往椅子裡縮了縮,可小小的單人座椅實在擋不了他一米八的身高。

 

為首的男人注意到他,目光僅僅停留不到兩秒的時間便轉開,領著身後的人往裡面走去。

 

“溫尚翊!我哥都被你帶走了你還想我怎麼樣!”

 

“他沒把欠我的東西交上,你說,我想要你怎麼樣?”

 

“東西不在我這裡你找我也沒有用...幹!”

 

“沒有,那你們兩兄弟是不是也該一起跟著消失?”

 

俗話說好奇心殺死一隻貓,沒見過如此陣仗的陳信宏趴在椅背上偷偷看著最裡面的位置發生什麼事。第一次看見黑道尋仇讓他忍不住多看了一下,向來只在電影裡看過類似場景的他既興奮又害怕地從椅背後露出一雙眼。

 

“大哥,別跟他廢話那麼多。直接解決嗎?”

 

“嗯,動作別太大。”

 

說完,為首的男人從人群裡走出來。

 

不小心和男人對上眼,陳信宏嚇得趕緊轉身欲蓋彌彰地盯著電腦螢幕。

 

“喂,”經過他旁邊時,男人拍了拍他的頭,說:“高中生這麼晚別在網咖逗留。”

 

“...啊...是...”他護住方才被人摸過的地方,怯怯地答道。

 

男人像是被逗樂了,心情看上去好了不少。

 

陳信宏忽然覺得網咖裡頭的空氣沒有之前那麼令人感到窒息。

 

4

包台時間到了,被剛才的事情弄得沒打算再繼續待著,收拾了下確定東西都有帶在身上,他將外套上的帽子戴上,走出越晚煙味越重的網咖。

 

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去哪才好,而且他一個高中生,身上也沒多少錢,一般的旅店是絕對住不起。他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該找間麥當勞或是便利商店過夜。

 

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沒給他多少時間,雨勢來得又快又急,本來還在路上盤算著該怎麼辦的他只能盡快找個能躲雨的地方。

 

跑了一小段路好不容易讓他看到一間便利商店,可在進去之前他便看到在網咖裡碰到的黑道頭子,沒有勇氣走進去的他只得坐在便利商店門口的台階上。

 

雨很大,從屋簷上滑落的水滴像瀑布一樣唰地往地上砸,他的鞋子和褲管沾了些水,黏黏膩膩的不是很好受。

 

“你怎麼還沒回家?”

 

熟悉的語調在頭頂響起,他抬頭。

 

是那個男人。

 

“都這麼晚了,你家人不會擔心你嗎?”

 

男人撐著傘,替他遮去了大半的雨。

 

他搖搖頭,“我離家出走了。”

 

“是嗎?”

 

男人點了根菸,似乎沒打算要走,雨傘也在他頭頂撐著。

 

他看著男人幾乎被打濕的肩膀,一句謝謝哽在喉嚨說不出來。



-tbc-

评论(10)
热度(26)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