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秘密

算是有感而發吧。



1

有一個秘密藏在他心裡,只有他倆彼此知道。

 

2

連玩了幾場英雄聯盟都是躺著輸的陳信宏憤怒的退出遊戲,揉揉有些發痠的眼睛他看了下螢幕右下的時間:清晨四點。有點尷尬的時間,本來輸了一場想再玩一場贏回來卻連輸四場,現在可能連上班都要遲到了。

 

早知道就不要開遊戲了,他懊惱地想,這下大概得帶著連輸的憤怒和太晚睡的後悔入睡了。

 

看來玩遊戲發洩果然不是什麼好方法,輸了反而更生氣。

 

3

他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放下了。

 

關於那些伸手就能觸碰到幸福的,關於那些沒有明說卻也充滿了甜蜜的曖昧,關於那些自以為曾經擁有過但其實沒有的一切。

 

一千多個日子過去,他以為自己終於能夠放下了。

 

但看對方在事過境遷之後過得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他多想把所有事情全都說出來,憑什麼他得一個人守著這件事,聽別人說他和那個她有多幸福,而自己在每個沒有他的夜晚和早晨裡獨自後悔著。

 

然後繼續笑著在其他人面前和他稱兄道弟,像過去那樣,連呼吸心跳都能控制得好好的,不讓自己的失落顯露得過於明目張膽。

 

多麼難過。

 

沒有什麼比無法釋懷更教人難受。

 

“阿信?你怎麼了?失戀了嗎?”

 

“失什麼戀,我這叫失眠。”

 

向遞來關心的同事晃了晃手裡的咖啡,陳信宏勾了勾唇角扯出不太自然的笑容,把紛亂的思緒和記憶深處不斷湧現的泛黃過往全都總結成失眠兩個字。

 

想起你的時候很痛,卻無法將痛苦歸咎於你。

 

畢竟沒有開始,何來失戀一說?

 

4

盛夏的蟬鳴裡隱隱摻雜了些幾不可聞的聲響,窒悶的空氣裡流動著隱晦而騷動著的慾望。

 

林蔭步道中,落在眾人之後的他們在樹蔭底下悄悄地牽起手。交握的掌心傳來對方的溫度,和著頂頭熾烈的陽光幾乎要將他給灼傷。

 

有時他們的目光交會,他總能在對方那雙承載了整片星空的深邃眼眸裡看見自己的身影,感覺自己也要同那些愛慕他的人一樣,深深陷進對方帶笑的眼裡。

 

身軀交疊時他毫無保留地為對方敞開自己的所有,在對方一次次的緊迫逼近中獻上自己最動聽的呻吟。

 

『你喜歡我嗎?』

在彼此雙唇不斷地疊合交纏中他問。

 

『那你呢?』

 

然而他始終沒從溫尚翊那裏得到半點肯定的回答。

 

5

有一份愛,在你心裡是回憶,在他那裏卻是無法同他人訴說的過去。

 

也許曖昧到了底這些沒說破的情感都會被瞬間的清醒給冷卻掉,也許什麼都不會有,也或許會有些什麼。

 

只是他早已錯失那些可能會有什麼的機會。

 

“欸,如果我跟學妹在一起了你會怎樣?”

溫尚翊坐在床沿拿起被丟在地板上的衣服穿上,一邊問。

 

上完一整天的課回到住處還來不及換衣服就被人拖到床上的陳信宏有點困,半閉著眼回道:“祝福你吧,不然呢?”

 

”...是嗎?”

 

那時候的溫尚翊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回答的,陳信宏並不知道。

 

過幾天學妹更新了ins,順帶貼了張她和溫尚翊的照片。

 

所有人都在當事人的版面上用恭喜的話語祝福好不容易脫單的溫尚翊,他也在看到動態的時候跟著留了句:『恭喜。』

 

可不知道為什麼溫尚翊回了所有人的留言,唯獨給了他一個讚。

 

6

“所以你還喜歡他嗎?”

在居酒屋角落的位置上,蔡昇晏看著喝得七八分醉的陳信宏,問。

 

喝得雙頰酡紅連說話都帶著絲絲軟呢的陳信宏盯著蔡昇晏看了幾秒,然後歛下眼眸,“還來得及嗎?”

 

那句還來得及嗎一個字一個字地敲進蔡昇晏心裡,素來對於任何話題總是能應對如流從容接上的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話。

 

而陳信宏和溫尚翊之間的事,確實不是他這個局外人能夠插手的。

 

這份秘密被陳信宏守得太好,溫尚翊又始終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眾人看著他們若有似無的舉動猜來猜去,最後也只能得到好朋友三個字。

 

當然他們也未曾得知為何這兩個所謂的好朋友會在某一天突然就不再提到對方,也不曾一同出現在共同好友的聚會裡。

 

如果不是因為前幾天那場飯局,或許他到現在都不會知道這兩人曾經有過那樣曖昧的一段。

 

“為什麼他約了你們所有人就是不約我?”陳信宏趴在桌上,眼睛幾乎要閉起來,嘴裡卻還喃喃著:“每次都是這樣,為什麼啊...我做錯了什麼嗎?真的有錯的話他也至少該給我一個理由,不是什麼都不說就擅自......”

 

感情中在乎得多的那一方總要受到傷害,有的人受了傷選擇放下等待傷口結痂;有的人選擇停留在原地任其潰爛,希望在留下這道創傷的同時也將對方牢牢地印刻在心裡,時時刻刻用疼痛提醒自己愛過。

 

蔡昇晏嘆了口氣,拿起自己從頭到尾都沒動過的酒杯輕輕碰了碰陳信宏喝乾了的空杯,一飲而盡。

 

他什麼都想說,卻什麼也不能說。



-fin-


评论(4)
热度(30)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