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莎]Beautiful Life 01

上一篇的後續

又名平淡無奇的日常

冠莎魔力太強了只想多寫一點日常給他們



01.Lovely

高中畢業以後蔡昇晏的頭髮不知為何越留越長。

 

起初在幫對方吹完頭髮之後會拉拉對方蓋過耳朵的鬢髮問怎麼不剪頭髮的劉諺明自從被蔡昇晏用一句“你管我”回覆後便不再提起這件事。

 

但他越想越奇怪,最近的蔡昇晏好像哪裡和以往不太一樣。想不出該用什麼形容詞去描述蔡昇晏的不一樣,這點困擾了劉諺明好幾天,看著在一旁認真準備期末考試的少年,對方戴著眼鏡將及肩的長髮鬆鬆的在腦後綁了個小馬尾的模樣更讓他想快點想出到底是哪裡不一樣。

 

漂亮?

雖然蔡昇晏的確是好看的沒有錯,但用漂亮來形容好像有點過頭,不太對。

 

性感?

不對不對不對,還沒有那麼誇張,他的阿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荷,而且他現在連誘惑都還沒學會,要跨越到性感還需要一段路...不對,他在想什麼?

 

「你看屁啊?」

 

被盯著看了幾分鐘的人從書本中抬起頭,疑惑地看向沙發上的劉諺明。

 

劉諺明眉頭微微皺起,向蔡昇晏提出近期一直在心裡放著的疑問:「阿晏你...是不是哪裡不一樣了?」

 

「蛤?」蔡昇晏頭上冒出更多問號,「你才怪怪的吧!」

 

「不是,我覺得你好像...比以前...呃、可愛?喔對啦就是可愛!對啦我就是在想這個!」

 

突然想到該怎麼形容最近的蔡昇晏,一時之間興奮過頭的劉諺明沒有注意到對方的臉色變得難看。

「說什麼啦劉諺明你想死喔!」

 

「沒有啊我是認真──阿晏?」

 

看著突然撲上來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劉諺明注意到對方有些微紅的臉。他輕輕地拉了拉蔡昇晏長過耳朵的頭髮,笑著說:「你害羞了?」

 

「...關你屁事。」

蔡昇晏將臉埋在劉諺明肩上,似是不願意讓劉諺明再繼續看著他的臉。

 

「阿晏。」

 

「幹嘛啦。」

 

「你真的很可愛。」

 

「劉諺明你再繼續講下去的話我要揍你了!」

 

「好好好,不說就不說。」

知道懷裡的少年只是嘴巴上逞強,並沒有真的要動手的意思。但劉諺明還是聽話地閉上嘴。

 

劉諺明一手攬著蔡昇晏的腰,另一隻手安撫似的爬梳著對方柔軟的髮。在面對蔡昇晏的時候

親暱的舉動似乎怎樣都嫌不夠,即使兩人的距離已經近得不能再近了,劉諺明還是覺得不滿足。很奇怪,不知為何許多事情在碰上了蔡昇晏之後,都無法再用以往的冷靜來面對,反而變得有些失控,例如他總是想親吻蔡昇晏,像一個患了親吻飢渴症的病人,只對蔡昇晏發病。這是在和先前的女朋友們交往時所沒有的現象。

 

「阿晏。」

 

「嗯?」

 

「我可以親你嗎?」

 

「這種事情不要問我啦!」

 

「可是你這樣我不能親你啊...」

 

「劉諺明你真的很討厭!」

 

少年的話語剛落下,劉諺明便感受到嘴唇上傳來軟軟的觸感。是蔡昇晏。

 

本來還在少年髮間流連的手指轉而扣住對方的後頸,劉諺明抬眼對上剛親完就想離開的人的眼睛,在少年眼裡他看見自己的倒影。

 

有時候劉諺明會想,如果那天沒有因為一時的衝動將蔡昇晏帶回家,他會不會到現在仍是孤身一人?抑或是隨著父母的安排,和不知道哪家的女孩子相親,甚至結了婚?

 

但這想法很快便被他自己給推翻:因為不管怎麼樣他還是會在茫茫人海中尋覓著少年的身影,只要是蔡昇晏,不管是以什麼模樣出現在他眼前,他都會無條件的愛上,如同最初的那一眼、那一個瞬間。

 

這世界上不存在著如果,所以這一切,大概就只能算是命中註定了。而劉諺明的幸福,注定只有蔡昇晏才能給予。

 

劉諺明親吻著蔡昇晏,極盡溫柔的、纏綿的,像是要將自己對懷中人的愛意藉由親吻一點一點地釋放出來那樣,然後感受著對方青澀且不純熟的回應,感受著緊貼著自己胸膛那份和自己一樣強烈並且快速的心跳。

 

原來你和我,我們,是一樣的。

 

說不定一直以來所期盼著的幸福,就是現下這副景象。想將你擁在懷中,想傾盡自己所有的溫柔來對你好,想輕撫你細軟的髮絲,想細細親吻你的每一寸肌膚。

想著你的時候心裡逐漸昇溫的暖意,也許就是名為愛情的物事。

 

 

「欸劉諺明。」

 

「怎麼了?」

 

「...沒事。」

 

「阿晏。」

 

「幹嘛?」

 

「我愛你。」

 

你不知道,可愛,就是可以去愛的意思。而蔡昇晏,就是劉諺明覺得世界上最可愛的人。

 

趴在他胸前的人用一直以來都沒有變過的少年音語帶彆扭的說道:

 

「…我也是。」


-fin-



评论(11)
热度(22)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