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莎]Time after time

#Lucky的番外, 突然被冠莎萌到於是就...ˊ_>ˋ

大概會有後續吧,大概



-

我想讓你知道,我有多麼樂意在你身前替你擋下種種傷害到你的行為,我也願意在你身後守護你不被那些惡意的言語所中傷。我想讓你知道,只要是關於你的事情,不管什麼我都願意。

 

一次,又一次。

 

 

扶養一個孩子是一件神聖卻也沉重的事。說是沉重,他卻也甘之如飴地養了這個本不屬於他的孩子十幾年。讓這孩子漸漸融入自己的生活中,一點一滴地佔據自己所有的目光。

 

劉諺明看著當年小小的蔡昇晏從未滿十歲的小不點一點一點長成現在的樣子。養一個孩子對當時還是學生的他來說是挺重的負擔,但看著蔡昇晏一路平安健康地長大,心裡頭高興的情緒仍是大於疲憊。

 

不過有一點劉諺明一直想不通,從小到大他採行的都是文雅路線的教育,在家裡在孩子面前是絕對不說髒話的,怎麼這孩子現在不只老把髒話掛嘴上而且嘴巴還特別壞?

 

 

「幹,劉諺明你一直看是在看三小啦?」

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劇的少年像是感受到他的視線,轉過頭來不悅地對他說道。

 

聽到少年一開口就是標準國罵,劉諺明難得的蹙起眉頭:「你講話怎麼這麼難聽?」

 

「關你屁事。」少年冷哼一聲,接著將視線放回電視螢幕上,「反正你不要一直看我就對了,很像變態。」

 

接下來少年像是拒絕再與他有更多的對話似的,不再看向他,自己一個人看電視看得非常開心,偶爾在廣告時間時低頭滑一下手機。

 

不知道是不是進入了叛逆期,近來的蔡昇晏一直是這樣的狀態。印象中自己做過最叛逆的事情就是執意要將眼前的孩子留在身邊,所以他不太清楚青少年的叛逆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加上他又是個遲鈍的人,對方要是不明白地講清楚,他通常都不會懂對方想要的是什麼。也因此前面交過的幾任女朋友都在類似的情況下向他提分手,而分手的理由幾乎都是:“我需要你陪我的時候你卻只在意那個孩子,你是在和我交往還是那孩子?你有想過我要的是什麼嗎?”

 

後來劉諺明也真的就沒再交過女朋友了,一來帶回家有個孩子在不方便做點什麼,二來他也懶得再花心力在與蔡昇晏無關的人身上,與其耽誤人家不如最好連個開始都不要有。種種原因導致他到現在快要三十了還沒有個穩定的對象,雖然近年來鮮少回家,但有時候還是會收到父母傳來的訊息,問他什麼時候才打算找個人定下來。

 

他每次給父母的回答都是:『昇晏還沒有獨立,等到他成年了、並且能夠在沒有我的地方自己生活的時候,我就會順著你們的意去相親。』

 

然後也許,他也能夠漸漸地對蔡昇晏放手,試著將這些年來只給予他一個人的溫柔收回,重新傾注在另一個女人身上。

 

如果蔡昇晏真的不需要他的話。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蔡昇晏開口說“我不需要你的照顧也能過得很好”的畫面劉諺明就覺得很難受。

因為那可是他親手栽培細心呵護的花,從初見時就小小的、脆弱地、只能輕輕擁在懷裡深怕一個不小心弄傷的。

他的唯一。

 

蔡昇晏不知道,在劉諺明心裡他佔了多大的位置。

 

-

有時候劉諺明會試探地問蔡昇晏有沒有交往的對象。

 

但其實他並沒有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他會害怕,害怕蔡昇晏的答案是肯定的,害怕突然哪一天蔡昇晏真的帶人回來。

 

這樣的害怕對於父子來說是很詭異的,劉諺明總是下意識地忽略這件事,說是忽略,更準確地說是不想面對。

 

不想面對他對蔡昇晏早已變質的感情。

 

某一天看著坐在他對面邊吃早餐邊打盹的少年時,劉諺明突然覺得和他兩個人就這樣一起過下去好像也不錯。雖然和他從前想過的“家”不太一樣,但這裡有他最重要的人。

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劉諺明漸漸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

 

像是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存在著,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累積,然後盛裝著這份情感的容器再也容納不下更多,直到滿溢出來的不再是他熟悉的、對孩子的溺愛,劉諺明才發現當他看見女孩子寫給蔡昇晏的情書時,心口那股疼痛是從何而來。

 

在蔡昇晏面前他仍舊盡力扮演著監護人的角色,拚了命告訴自己不可以,一直以來被灌輸的道德觀不允許,他的理智也告訴他,不可以。

 

他是阿晏的父親,所以,

 

不可以。

 

 

「關你屁事?」

本來都是微微低頭紅著臉說沒有的人最近變得十分粗魯。

 

最近蔡昇晏對他的態度總是這樣。

 

劉諺明猜想大概是碰到叛逆期了。升上高中之後蔡昇晏變得不再黏他,向來會在放學回家時興奮地告訴他今天發生了什麼事的少年,現在只會在電視劇播出的時候出現在客廳,其他時間都待在房間裡。

另一方面可能和課業有關係。高三的學生課業壓力比其他年級的要重上許多,或許是因為壓力大吧。

劉諺明不太管蔡昇晏的成績,只要蔡昇晏沒做出嚴重到會被記警告記過的事情,劉諺明都不會去約束他。

 

「我是想說之前有看到女生寫給你的情書...」

 

「你翻我東西?」

 

「不、不是。」劉諺明連忙解釋:「那天進你房間叫你起床的時候看到的。」

 

「那還是不關你的事。」蔡昇晏雙手抱胸,冷著聲說:「顧好你自己就好,不要管我那麼多。」

 

「但我是你爸...」

 

話說到一半又被人打斷,這次少年直接將手裡的寶特瓶砸向他身後的牆,吼道:

「我又不是你生的!誰是你兒子不要亂認好不好!」

 

「可是...」

 

「聽清楚了劉諺明,你,不是我爸,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不要以為監護人上面寫你的名字你就是我爸了好嗎?」

 

說完,蔡昇晏直到回房間都沒有再看過劉諺明一眼。

 

劉諺明坐在沙發上,很久很久,久到電視上已經開始重播起方才那個時段的節目,他都還沉浸在蔡昇晏講的那番話裡。

 

究竟是哪裡做錯了呢?是他還做得不夠好嗎?還是他真的沒有資格?

 

沒想到這麼多年來,蔡昇晏從來沒當他是父親。所以他從來不叫他爸爸。

 

原來是這樣。

 

 

後來劉諺明失眠了整整一個禮拜。

 

他和蔡昇晏也冷戰了一個禮拜。

 

-

在接到父母打來問他什麼時候有時間讓他們安排相親的電話時,劉諺明仔細地想了好幾遍他和蔡昇晏之間該如何繼續下去。

 

他決定將選擇去留的權利交給蔡昇晏。如果蔡昇晏不願意待在他身邊,他會讓他走,在他完成高中學業之後。

 

到時候就算心裡再不捨再不願,他也會讓他離開。

 

鳥兒長大了總要離巢,劉諺明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強要蔡昇晏留在自己身邊。少年是自由的,有一天他會揮舞著已然豐滿的羽翼飛向他嚮往的天空。

 

只是劉諺明沒想過時間會過得這麼快。

 

 

看著坐在電視機前已經一個禮拜沒和他說過話的少年,劉諺明開口問道:

 

「阿晏,你會想離開這裡嗎?」包括離開我。

 

明明只是個假設性的問題,劉諺明問出口時心裡卻有那麼一點刺痛。

 

電視劇進行到片尾曲,從地板上站起來伸懶腰的蔡昇晏聽到劉諺明的問話,滿頭問號的看著發問的人:「幹嘛?你終於受不了要把我趕出去了嗎?」

 

「沒有!」劉諺明急忙否認:「因為再過沒多久你就要考學測了,我只是想問一下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還有半年多你就在問,感覺就是很希望我離開啊。」站在劉諺明面前,蔡昇晏的表情有一瞬間給劉諺明一種彷彿他下一秒就會哭出來的錯覺。

 

「喂劉諺明。」

 

被點名的男人看著面前叫喚他的少年。

 

他很喜歡蔡昇晏用他那過了變聲期還是一樣沒變的嗓音叫他,所以一直沒有阻止少年直呼他的名字。蔡昇晏從小就不願意用爸爸來稱呼他,儘管在法律上他算是少年的父親。

 

「你如果覺得我對你而言是累贅的話,一定要直接告訴我。」

 

「我沒有...」

 

「我不要你處處為我想,你也應該替自己做打算。」

 

「你父母又打電話來催你結婚了對不對?」

 

「...」

 

「不要總是拿我當藉口,你要結婚的話我一定會離開。」

 

向來遲鈍的劉諺明在聽見蔡昇晏變得顫抖的聲音時,注意到他不知何時緊握著的拳頭,像是努力地在忍耐什麼似的。

 

劉諺明這才發現蔡昇晏臉上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阿晏。」劉諺明握住蔡昇晏在身側握成拳的兩隻手,打斷他的話:「其實想離開我的,是你對不對?」

 

被他握住的手掙扎了幾下想讓他放開,可劉諺明不願意,加重了手裡的力道。

 

「你想要的我從來都不會不給你,而且我早就決定好了,要把這個權力留給你。」他看著眼眶有些泛紅的蔡昇晏,繼續說道:「我希望你明白,對於劉諺明這個人來說,沒有任何事物比蔡昇晏更重要。」

 

「...白癡喔說什麼啦!」

蔡昇晏用力甩開劉諺明的手,迅速逃離現場跑回自己的房間。

 

-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靠在門板上,蔡昇晏想著。

 

 

他又對劉諺明發脾氣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在劉諺明面前總是沒辦法像以前一樣。他沒辦法好好地和劉諺明說話,連看著他的眼睛都變成一件困難的事。

 

劉諺明沒有做錯什麼,他就是和一般的父母一樣關心他,僅此而已。

 

可是蔡昇晏不希望劉諺明是他爸爸,他不喜歡劉諺明以父親的名義來關心他的日常。那不是他想要的。

 

他希望他們的關係是對等的,他希望劉諺明不要用看著孩子的目光來看著他。

 

 

「那你想要他怎麼做?」放學時間陪他去西門町閒晃的陳信宏坐在他隔壁的機台,問。

 

握緊手裡的方向盤,蔡昇晏專注地看著螢幕上的彎道,「不知道。」

 

「這些彎道你都能輕易開過去,為什麼不好好去想這件事?」

 

「秋名山車神也不會把這些技巧用在把妹上啊。」

 

 

「可是人家很會尬車,你只會在湯姆熊玩機台捏!」

 

「關你什麼事啦!」

 

「是你先找我的欸!」喝了一口可樂,陳信宏又繼續說:「你看諺明哥那個慢半拍的個性,你要是自己也不去想清楚的話我看你們要一直維持這種狀態了啦!」

 

「...幹!」被陳信宏的話影響而分心,蔡昇晏看著螢幕上自己駕駛的白色AE86撞上旁邊的山壁,忍不住罵了聲髒話。

 

一旁低頭滑手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陳信宏覺得很無辜:「我跟你說認真的欸,罵我幹嘛。」

 

「撞山了啦!」螢幕上出現遊戲開始前的畫面,不打算繼續玩下去的蔡昇晏往後靠向椅背,看陳信宏在和其他班的女生聊天,一時起了玩心,伸手在對方的手機螢幕上亂按一通。

 

「幹蔡昇晏哩系勒衝三小!」看一大串莫名其妙的亂碼出現在上方的對話裡,陳信宏憤怒地往蔡昇晏手臂揍了幾下。

 

「替你們增添一點樂趣,不用謝了。」

 

「幹拎娘這是我剛認識的妹!」

 

-

 

回去之後蔡昇晏想了很久。從他剛被劉諺明帶回家,到現在的尷尬。

 

 

『那你想要他怎麼做?』

 

陳信宏那個人渣平常白爛白爛的,可是有時候又會問出比自己還要犀利的話。

 

他不是不去想,是不願意去想。

 

看著劉諺明那麼久,他當然多少明白劉諺明帶著女生回家時自己心裡那股悶痛是從何而來。偏偏劉諺明那白癡每次被分手的理由又都是他。蔡昇晏聽過好幾次女生在客廳對劉諺明說“你是在和我交往還是那孩子。”

 

他知道劉諺明一直都把他放在第一順位,不管什麼都以他為優先。蔡昇晏人生中接觸的第一份感情就是劉諺明對他毫無保留的付出。

 

他不是劉諺明的小孩,不管是從血緣或親緣上來看都和他沒有關係。但劉諺明還是帶著當年只有八歲的他回家。蔡昇晏看過劉諺明為了他和父母爭執,他也覺得其實自己根本沒有那個資格留在他身邊。

 

所以他從小就做好了哪一天會被劉諺明拋棄的心理準備。有一就有二,連他的親生父母都不要他了,沒道理一個和他完全沒關係的男人要對他好。

 

可是他等了十幾年,劉諺明依舊待他和從前一樣好,甚至最近他動不動就對他大小聲,那個溫柔的男人仍是那副不慍不火的樣子。劉諺明還是會在夜深的時候進到房間裡替忘記關燈的他關上燈,將趴在書桌上睡著的他抱回床上。

 

他始終留著小時候和他養成的那個習慣、到了高中之後就被他嫌棄的那個習慣。

睡前在額頭上的晚安吻。

 

天底下哪裡還有家長會給上高中的孩子晚安吻的!蔡昇晏有時候也搞不懂劉諺明在想什麼。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慢慢意識到為什麼,為什麼他總是沒辦法喜歡上那些對他告白的女生,為什麼他看到劉諺明帶著女孩子回家的時候會難過,為什麼他討厭劉諺明問他的感情事,為什麼當他聽到劉諺明拒絕父母安排的相親時心裡的高興會多於害怕耽誤他的愧疚。

 

將那些複雜的情緒一層一層剝開之後,剩下的就是對劉諺明的喜歡了。

 

一次,又一次。

 

蔡昇晏喜歡那雙總是牽著他的手,喜歡那雙藏在鏡片後只看著他的眼睛,喜歡他叫他名字的時候的那份溫柔。

 

數不清的喜歡在他心裡積累著,像拼圖一樣一片一片拼湊成劉諺明的樣子。如果愛情能夠具象化,那麼對蔡昇晏而言,劉諺明就是愛情的模樣。

 

 

抱著一個一個去承認的心,總有一天我會鼓起勇氣告訴你,

 

喂,劉諺明,蔡昇晏喜歡你。

 

-

每次吉他社成發總是會吸引許多校內以及外校的人來,其中女孩子占了大多數。

 

所以從以前吉他社就流傳著一句話:『學長說過想把馬子要會彈吉他,又帥又酷又有才華,就是彈吉他。』

 

身為社長的陳信宏搭著副社長蔡昇晏的肩膀,兩人站在後台看著社員們忙進忙出的搬著器材,彷彿置身事外的樣子讓搬得滿頭大汗的石錦航很不爽。

 

「幹你們兩個是來看我們表演的喔!」

 

「沒有啦!我們是來看妹的。」陳信宏指了指外面,「聽說連景美的都有欸!」

 

「為了不讓她們白跑一趟,你們要好好表演啊!」蔡昇晏雙手叉腰,對已經快要爆炸的石錦航視若無睹。

 

「幹您娘當初是誰選這兩個人渣出來的!!」

 

 

看妹子這件事情說歸說,實際上在物色台下那些女生的只有陳信宏。

 

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劉諺明說他被父母強制安排了一門相親,可能會晚一點回家,要他自己解決晚餐。正要開口問對方要不要來看自己社團成發的蔡昇晏只好閉上嘴,點頭答應。

 

幹劉諺明那個白癡!有相親不會不要去喔!之前明明就拒絕了很多次不是嗎!

 

雖然心裡幹譙個不停,但蔡昇晏知道劉諺明是很聽父母話的人。先前那些拒絕都是因為他,這幾年沒交女朋友,大概也和他脫不了關係。

 

一旁的陳信宏看著蔡昇晏變來變去的表情覺得很有趣,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柔軟的臉頰。

 

「瑪莎莎真的好可愛喔!」

 

「靠杯喔陳信宏哩勒工三小!」嫌棄地拍掉陳信宏作亂的手,蔡昇晏覺得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媽的他超討厭別人說他可愛,幹,他一個正常的青春期少年怎麼能用那種形容詞!

 

被對方嫌棄的陳信宏又湊過去:「其實我覺得你比台下那些女生可愛欸。」

 

「拍謝喔我們性別不合。」蔡昇晏推開陳信宏那看了就討厭的俊顏。要他說,台下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衝著這張臉來的,這些人一定是被這人渣彈吉他的樣子騙了,要是她們知道附中的吉他王子其實吉他彈的超爛個性又龜毛,不知道會讓多少顆少女心破碎。

 

「不會啦試試看就知道了嘛~」

 

「你最近是忍太久精蟲上腦喔?」

 

「沒啦我只是看到門口的諺明哥往我們這裡看,想幫幫你而已。」

 

「幫個屁劉諺明今天去相親啦幹...」順著陳信宏的視線看過去,蔡昇晏看到早上對自己說要去相親的那個人正皺著眉往他們所在的方向看。

 

蔡昇晏記得他只有在幾個月前稍微和劉諺明提到今天要成發,沒想到他一直記著。

 

陳信宏見他這副魂被吸走的樣子,覺得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真的是種錯誤,不然他就有蔡昇晏的把柄能要脅他了。

 

「你要--」過去找他嗎?

話才剛說出口,陳信宏就看到蔡昇晏往門口的方向飛奔過去。好吧,今天就放他回去好了,反正台下那些女生也不是朝著他來的。

 

聳聳肩,陳信宏走向台前,拿起麥克風示意石錦航可以開始彈奏。

 

-

『坐在我身旁 你的心傷 不懂 我也不想 但你的眼淚 下在我心臟 ...』

 

中興堂傳來陳信宏有點走音的歌聲,本來自己也該在裡面跟著唱那首歌的。蔡昇晏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就跟著劉諺明一起出來。

 

希望陳信宏不會想一些奇怪的方法來整他。

 

 

見劉諺明一直不出聲,蔡昇晏開口打破兩人之間的沉默:「你不是說你要去相親嗎?」

 

「我拒絕了。」

 

「什麼?」

 

「你很希望我答應嗎?」劉諺明看著面前的蔡昇晏,臉上的笑容莫名地帶了點苦澀。

 

「那是你的決定跟我沒關係好嗎!」明明聽到對方拒絕的時候心裡暗自竊喜著,可是蔡昇晏就是管不住自己那張總是吐不出好話的壞嘴巴。

 

「所以我過來了。」

 

「蛤?」

 

劉諺明看著蔡昇晏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我決定好了,所以過來了。」

 

蔡昇晏覺得自己有點跟不上劉諺明的思維,怎麼他說的他一句都聽不懂?

 

「決定什麼?」

 

「阿晏,你願意留在我身邊繼續讓我照顧你嗎?」

 

「你現在不就在照顧我了嗎?」蔡昇晏滿臉問號,他今天是真的不懂劉諺明在想什麼。讓我照顧你...聽起來很像求婚欸劉諺明是敲到腦袋喔...

 

「我希望是以另一種身分將你留在身邊,而不是監護人。」

 

劉諺明認真地看著蔡昇晏,像是鼓起了畢生最大的勇氣那樣,小心翼翼的問道:「你...願意嗎?」

 

這才反應過來對方其實是在和他告白的蔡昇晏突然紅了臉,「這種事情不要在這裡說啦你是白癡喔劉諺明!」

 

「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好不好欸...」

 

「除了我你敢再對第二個人說這種話就死定了!」

 

「所以是答應嗎?」

 

「對啦你白癡嗎聽不出來喔!」



-tbc?-


這要怎麼下tag啊...


评论(18)
热度(28)

© 我的可樂沒有氣 | Powered by LOFTER